? 第1069章 约见卢云汉-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1069章 约见卢云汉

青狐妖2017-2-16 0:40:50Ctrl+D 收藏本站

????猪向前拱,鸡往后挠,各有各的道儿。

????滇云大枭卢云汉也有自己的道儿,与众不同。

????卢云汉和一般的大枭不一样,他小心,谨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个师爷出身的大枭,深谙江湖之道和官场之道。他清楚一个匪类、哪怕混到了大枭的层次,一着不慎同样会灰飞烟灭。

????他清楚,一个地下世界的人物妄图抗衡整个国家暴力机器,会是何等的可笑。偏偏的,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的大枭还真不多。多的大枭,习惯于被一群手下捧上了云端,习惯于世人在他们面前畏首畏尾、巴结奉承,从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自以为手眼通天,却不知天威难测。

????而律师出身、做了多少年师爷、又在地上世界一直经营大生意的卢云汉,却深深刻刻的品透了其中三味。所以,他做事非常小心,也没有寻常大枭那种张扬跋扈。

????他可以严格勒令手下的徒众安分守己,多的做正当生意。而且卢云汉有自己的生意头脑,正当生意都养活了大批的徒众。于是,街头上少了多的惹是生非,夜场内少了大量的毒品交易。”“

????以至于滇云警方都觉得,让卢云汉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反倒有利于当地的治安。地下世界的生态就像是韭菜,割了一茬又长一茬。难得遇到一个听话的、配合的,那就不如好好的用一下。

????而卢云汉的配合程度,让警方满意前年的时候,卢云汉刚刚坐上了滇云大枭的位置,就主动找到了省公安厅的领导。不是找某个人,竟然是找整个领导班子!

????当然,他不至于冒失到毫保障。他也认识一位副省长,关系一直不错。由这位副省长作陪,卢云汉向警方作出了一个安分守己的保证,并且适度配合警方的行动。

????这是个非常奇葩的行为,简直有点不可思议。但是,这事儿还真就被他办成了。结果一来二去的,他还真慢慢获得了警方的默认。

????而到了后来,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社会治安好了,警方的麻烦也少了,甚至于,卢云汉还主动禁止境外毒品向境内的渗透。虽然这种禁止是不可能真正杜绝的,但至少大大的降低了毒品犯罪率。要知道,滇云毗邻世界级的境外毒品基地,那里的这类生意一直很猖獗的。

????现在,卢云汉和警方几乎就是合作的关系。包括他开展向“穿山甲”的反攻,都得到了警方的全力支持。有人说卢云汉借助警方力量打压江湖力量,很不地道。但是事实上,卢云汉并未请警方出马。只不过警方和他非常“默契”,不打招呼的情况下,都直接派人马展开向穿山甲的搜捕。双方不打招呼,但是行动步调一致。次数多了,自然也就被认为卢云汉和警方的“勾结”。

????总之,这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大枭。

????易军也很想认识一下这位大枭,为了生意。

????对面,滇省公安厅厅长段山还以为易军有什么想法,难道要清剿卢云汉?假如是这样的话,他在考虑是不是劝阻一下。卢云汉对于当地治安的作用,说句难听的,甚至比一百个警员都好用。

????哪知道易军却只是笑道:“嗯,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段厅长,不知道你能不能约他一下,我和他也认识认识?”

????“就……易将军你自己?”段山不知道易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会是设埋伏一打尽吧?

????“就我自己,晚上就行。”易军笑道,“交个朋友而已,不至于大张旗鼓吧?”

????“那好,我这就去联系他。”段山稍稍放心。要说一个人去会卢云汉,想必没多大的问题。当然,易军代表着上级,假如易军真要是对卢云汉下手,段山也不可能真的阻拦,最多只能提提建议。

????结果,不一会儿就把事情办妥了。对于段山这个公安厅长的邀请,卢云汉没理由不来,再忙也得抽出时间。只不过那边的卢云汉心里头也在颤悠,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易将军,究竟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听段山说,据说这个易将军还是国家暴力机构的大首长。

????凭借多年的直觉,卢云汉觉得自己如今面临的,要么是一次灭顶之灾,要么是一次天大的机遇。

????……

????午宴结束之后,魅影就带着龙巢和虎窟的战士凯旋返回,直奔首都。魅影都说好了,等完成了任务的交接,就到江宁去住一段时间。到时候,易军必须去陪着她,否则有他的好看。

????魅影他们走了,现场也只剩下了易军。易军隔壁房间里,继续关押着当地大佬洪自成的那个小老婆,也就是当初那个酒吧里的售酒女。据说这个女人被抓了之后,地下世界根找不到一点消息,搞得洪自成大发雷霆,几乎把滇省省城地下世界掀了个底儿朝天。但是,最终依旧毫收获。

????洪自成当然不知道,现在他这个二奶,就关在省军区招待所里面哪怕他洪自成事再大,也不可能到军区招待所里面撒野。

????易军也住在这个招待所,就在这个女人的隔壁。而他约见卢云汉的地方,也是在这里。

????……

????此时,易军已经把洪自成小老婆“请”到了自己的房间,惬意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喷云吐雾。而作为一个终日厮混夜场的女人,对于烟草的味道倒不是很反感。

????只不过,这个女人最近一直提心吊胆。自从那天被云偃月强行掳来,她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清楚。她不知道,自己得罪的究竟是哪一路神仙。当初她和易军有一面之缘,易军在吧台上还盯着她的胸胡言乱语。真没想到看走了眼,这个年轻的家伙竟然敢这么玩儿。

????“这位大哥,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个女人已经盯着易军好长时间了,终于忍不住发问。一双媚眼儿神功出神入化,不愧是夜场的资深人士。“要是小妹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认打认罚都由你。可你这么闷不做声的关了人家好几天,到底要做什么?要钱?你开口就是了;要色?我也没说不给对不对?……”

????真特妈奔放。只要易军一个眼神,估计这妞儿马上就会主动贴上来。

????不过易军却笑道:“我想要的,你都能给?”

????“说来听听?”这女人笑眯眯的。但是易军随后一句话,顿时让她脸色大变。那份装出来的淡定从容,顷刻间一扫而光。

????只见易军轻轻的掐灭了烟头儿,淡然笑道:“我想要的,是让洪自成滚出滇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