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8章 患得患失的女人-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1118章 患得患失的女人

青狐妖2017-2-16 0:45:22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女孩子带着不安离开了,不知道这么一枪不发就撤逃,会不会让阿茹娜感到生气,感到她们没用。

????而仅仅十分钟之后,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不出易军所料,开门的正是嫂子阿茹娜。

????两人相对,阿茹娜似乎有些小小的尴尬。易军则哈哈一乐:“这么晚了,嫂子还不休息啊。请,到屋里来坐吧。”

????虽然是深夜,易军倒不担心什么瓜田李下的。因为阿茹娜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故意带了一对保镖过来的,一男一女。而且阿茹娜进来之后也故意没有把门带死,只是留了条缝隙虚掩着,两个保镖就在门外等着。有这样两个大大的灯泡在这里,易军和阿茹娜之间肯定没啥嫌疑的。

????尴尬稍稍消褪,已经是好几秒钟之后了。阿茹娜就坐在这间套房外的长沙发上,有些促狭的笑问:“怎么,嫂子刚才为你准备的‘夜宵’,不满意?还是说,你真的不近女色呀。”

????“好吧,嫂子你就别打兄弟的脸了行不?”易军哈哈一乐,“我要说自己真的不近女色,恐怕老天爷都会一道天雷劈了我。那些事儿瞒都瞒不住,地下世界也有不少人都在传,说我身边不少女人。确实,有几个……””“

????极少听到这么评价自己的,阿茹娜这个漂亮的草原女人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得很有风情。不愧是青蒙曲艺圈子里的第一美女,确实很有魅力。许久之后,阿茹娜才笑道:“哦,那就只能说嫂子准备的这对姐妹,真的不入兄弟你的法眼了。哎,你大哥说你身边的女子,肯定都是倾国倾城级的,我一开始不信,现在可算是信了眼光真高。”

????“不是眼光高,只不过看到两个学生做这个,心里头太不是滋味。”易军实话实说,“嫂子,你的热情兄弟心领了,但真的没必要。我这人不作假、不矫情,有一说一。”

????阿茹娜笑着点了点头,叹息道:“其实,我也看不惯这种社会现象呢。只不过大家都这样,别人也就容易跟风。你还让我照顾照顾那对姐妹?她们对我说了。嗯,说实话,确实很出乎我的预料。”

????“啥,在嫂子你心里头,不会一直想着我是个妇孺通杀的大牲口吧?”

????“不是……但也差不多了。”阿茹娜笑了,“说实话,你大哥把你夸得好厉害,说你是地下世界太阳一般璀璨的人物,而且还是军中迅速崛起的将星。我就觉得呀,一个年轻人少年得志,坐拥千里地下江山,总归是个风流倜傥的,所以……”

????易军笑了笑,她这是很常见的认知,或许大多数人都会这么认为。但是真正到了极高层的圈子里,未必是这样。她还没见过自己那个奇葩表弟叶知非呢,据说现在还是个处男。周默涵也纯洁,赵子玉纯洁。不是每个少年得志的,都会奢靡一生,关键还是看个人。

????而随后,阿茹娜的情绪似乎又沉顿了一下,叹道:“当然,我也有自己一点点卑微的小心思。我怕,怕我男人撑不过明天。你大哥是个直爽的汉子,放在以前的草原上肯定是个大英雄,但他不会成为一个枭雄。他倔强,有时候倔强到了有点傻的地步。我喜欢他这种傻,但又怕他因为这份傻,而在明天丢了性命。”

????“兄弟你也应该听说过,胡和鲁是个心机很深的家伙,而且很阴毒。这次摆明了要进行生死之战,我看他肯定有了十拿九稳的把握。你说我一个女人家,能不怕你大哥出事?”

????“可是,没人帮得了查干巴拉。他自己就是草原上的雄鹰,我还没见过能比他飞得高的。有人说巴特尔可以比他飞得高,但是我没见过,因为我认识你大哥很晚。总之,我看不到谁能替他分担这份危险。”

????“草原上,你大哥最后对你的托付,甚至说要帮我将来找个人家,其实我都隐约听到了。连他都这么想了,你说我能不怕?你扔酒瓶子骂他放屁,我高兴,他就该骂呀,他那些话真的就是放屁啊!”

????“今天你说要帮他去查探情况,我心里头高兴的很。因为我终于看到,有人能够帮他了。而且……”

????“而且我又怕你查探之后,发现胡和鲁太难对付,万一再不帮你大哥。嫂子想让你开心一些,所以……”

????她是怕易军不高兴,所以只能竭尽全力的做好一切服务。这是一个女人患得患失的正常心态,易军明白。虽然显得有点势利了,但此时明说出来,足见坦诚。

????易军自失的一笑:“嫂子你这就见外了。”

????“嗯,至少嫂子现在看出来了。”阿茹娜笑道,“说真的,听到你这句话,我可真放心。你这人也奇怪,总能让人觉得放心。看样子,已经有了好办法了吧?打探出什么好消息了?”

????“嗯,走一步说一步呗。”易军笑道,“反正,我肯定不会让大哥栽在这里的。退一万步讲,哪怕真就是输了,大不了就离开草原。你们两口子到我那娇莲里面去住,谁还能难为你们?”

????别的大话先不说,至少保证查干巴拉不会死。而且即便败了,总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这真可谓是很不错的退路了。

????易军说的也不是客套话,这件事他必须做到。当年,二弟巴特尔死了,易军捶胸顿足。如今要是再保不住查干巴拉,想必二弟在天之灵都不会安生。

????而阿茹娜则深深的喘了口气,似乎一下子放轻松了,甚至拿着那支玉手在自己饱满的胸脯上轻轻拍了拍,好似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兄弟,嫂子也没啥好谢你的,客气话就不说了。”

????“这才对嘛,我们来就是兄弟。”易军笑道。兄弟,这个词在草原上,很有重量,沉甸甸的。

????阿茹娜也笑着点了点头,起身出门。易军以为她要走,哪知道她只是跟门口儿一个保镖说了句话就转身回来了。不一会儿,女保镖送进来一只马头琴,阿茹娜笑道:“为你演奏一曲,就算是谢过了哦。”

????说着,阿茹娜的眼睛还俏皮的眨了一下。这个地下世界的大嫂,其实也会卖萌的。要不是和查干巴拉这样的地下大枭在一起,恐怕她该是个终日蹦蹦跳跳的女子。社会,就是这么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每一个人。这种改变似乎流水般缓缓流淌,但却坚不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