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5章 这把刀真难对付-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1195章 这把刀真难对付

青狐妖2017-2-16 0:52:19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魅影也加来的精神:“好好听着,我把盖世奇的特点跟你讲一讲。高速到时候要是还输,仔细了你的皮!”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临阵磨枪不也光?

????于是,魅影把自己和盖世奇两次交手的经历,大致的讲了一遍。其实多的心得体会,还是前两天在娇莲大厅里的那次简单交手。因为十年前那次交手,两人的差距毕竟太大,很多地方的妙处,当时的魅影体会不到”“。

????而在这上面,才和盖世奇交过手的魅影是最具发言权的,而且岚姐和青青在这上面就是一窍不通。只听魅影说道:“老家伙最强之处,就是猛攻。招式速度虽然没蒋佛音那么,但是势大力沉极其雄浑。有人说他出刀必伤人命,我觉得不是虚言。”

????“当然,”易军笑道,“也不排除他没有确定把握就不出刀。而一旦出刀的时候,就是保证能杀敌的时候。”

????青青愣愣的:“那他这么吹呼,图什么?”

????“装逼呗。”易军笑咧咧的说,而三个女人都哑然了。

????易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头还是很忌惮的。和一尊传奇打架,绝不是什么轻松事情。

????魅影此后又说:“记住,盖世奇的刀是奇重比,你要做到心中有数。有人说拿刀在他手中虽然轻盈得好似匕首,但实际上刀身重二十多斤!另外……刀鞘也重二十斤。”

????这老匹夫,真变态。四十多斤的重物拿在手里,还能挥舞的仿佛匕首。单凭这份力道,就足够吓人了。

????易军点了点头,做到心中有数,而后说道:“那我先溜一会儿,去找陈伯谈谈。”

????先跟三个妞儿分开了一会儿,他就偷偷去找了陈湖图。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陈湖图当年也曾和盖世奇打过一架。盖世奇敲了陈湖图一刀背,而陈湖图也踹了盖世奇一脚。对于盖世奇的特点,魅影和陈湖图这样亲自交手过的高手,最有准确判断。

????此时天早就黑了,陈湖图也回到了娇莲酒店那个单独的房间。敲了敲门,陈湖图就笑道:“你总算是来了,外头都已经轰传疯了。说说你的打算,想赢还是想输?”

????此时的陈湖图刚刚洗了澡,只大大咧咧的穿了件短裤。一身肌肉虽然不可避免的随着年龄而呈现出一点老化,但依旧相当可观。而且易军亲眼见识过,随着他那身特殊功法的施展,骨节都会随之爆响,身体甚至也会拉高几厘米。那时候,一身稍显松散老态的肌肉和皮肤,会变得紧绷起来,好似壮年的汉子。

????易军则苦笑道:“当然要赢。您是没看到,青青都跟我急眼了。要命的是魅影,好像只要我打输了,她回头会教训我第二遍呢。”

????陈湖图哈哈大笑:“人不风流枉少年,要是换做我当年,说不定宁肯被魅影收拾第二遍,也故意放水输了呢。”

????“怕就怕,她们几个就是这种想法呢。”易军咧嘴说,“哪怕我全力去争,最后要是输了,估计她们几个还是以为我放水了。哎,要是真想放水,我又何必深半夜来请教您。”

????陈湖图乐了乐,说道:“好吧,其实我就知道你会来。毕竟作为一个武者,在比试的时候全力争胜,这才是真正让人佩服的。我曾是个拳手,最讨厌拳台上的交易。不论台下幕后的诱惑有多大,但拳台上不该出现故意的放水。而我相信你的风骨,必然会尽全力的。”

????这是一个黑拳大师、当年拳皇的意志,相对于拳台,他是纯粹的,值得尊敬的。

????而易军则暗叫了一声惭愧屁的“风骨”啊,心道要不是盛世牡丹改了规矩,哥们儿刚才还打算放水呢。

????陈湖图继续说道:“其实那次跟他交手,已经是我境界滑落之后的事情了。公平起见,他答应了绝不会抽刀。这么一来,等于自己限制了最强的招数,同时也让我没有多的心理压制感,可以心态轻松的放手一战。在那种前提之下,我才跟他来了个两败俱伤。不得不说,这老家伙脾气虽然像臭狗屎,但人格还是有的。”

????“而要是没有那个前提,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一个巅峰状态下的传奇,而且同样是力量型、器械型的,对我这样赤手空拳的练家子就具有太多的优势。”

????“当然……你似乎也是赤手空拳。所以,这一点也具有先天的劣势,要注意。而他那把刀不是虚张声势,完完全全是因为加符合他的特点。事实上到了传奇这一步,没人会为了虚张声势而做什么。因为我们这一类人,都是是专注于武功、极致于武功的,真的不理会什么花架子。”

????“重要的一点,你要留心盖世奇所掌握的,并非单纯的刀术。”

????陈湖图介绍了很多,易军都觉得很在理。而说到这一句,易军当即若有所思的说:“我也猜着这一点呢。要说刀身加刀鞘足足四十几斤,那可以视为重物钝器了。”

????“没错。”陈湖图说,“其实他未拔刀之前,施展的类似于斧子一类的重兵器。后来我也曾留意打听,询问过一位知情的老者,最终得到了证实盖世奇在修炼刀术之前,原的兵器就是一把铁斧。别不信,这老家伙当年出身草莽,甚至还创建过一个什么斧头帮之类的组织。不过他适合武道,却不怎么适合管理人马。所以做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觉得没劲,干脆又把那帮派给解散了。”

????易军点了点头,道:“果然。我也觉得像他那样刀不出鞘的打法儿,像是斧子。对手要是全力应付那种斧子劈砍之类的重招,结果他忽然拔刀,挥舞出刀术的时候,确实难防备。因为一旦打顺手的了话,往往会陷入一种能的错觉。”

????陈湖图笑道:“是啊。所以说,他那次答应了不出刀,对我而言算是承让了。不过也正是没有见过他拔刀的招数,所以对于这最关键的地方,我反倒不能帮你什么。”

????易军撇了撇嘴:“知道。据说见过他出刀的,都死了……这把刀可真难对付,让我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