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4章 心有多野-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1454章 心有多野

青狐妖2017-2-16 1:16:20Ctrl+D 收藏本站

????“边走边聊吧。”易军说着,命令所有的龙巢战士原路返回,跑步回到来的shihou那些船上。今天这动静太大,留在这里根不合适。

????到了明天一早的话,当地政府肯定要象征xing的来盘查,搞出了纠纷就不好了。再怎么说,龙巢也是正规军,越境到对方国土上执行任务不能太正大光明了。

????到shihou只要找不到龙巢的人,那么泰邦官方在诗琳的暗中指示下,大不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就说是金三角黑恶势力的火拼,反正也没啥,这里来就乱,地下shijiè的大规模械斗也很正常。

????而且易军还下令:沿途遇到黑旗兵的尸体都带走,捆上石头扔到湄公河里去,不要留下太惨烈的痕迹。

????来易军还想留下魅影,一起谈一谈事情。哪zhidào魅影看了看老四,直接说:“你们谈就好了,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他是我男人。”

????说完,这个狠妞儿转身和四十名战士一起走了。

????她说最后这句不是傲娇也非卖萌,其实就是为了表明yidiǎn:现在大家再谈shime,不是以龙巢官方的名义,其实就是个人的名义。她不是让ziji的副总指挥跟老四谈,而是ziji的家人跟老四谈。这是个很微妙的表示,但是现场的几个人都懂其中的意味有些地下shijiè的谈判味道。

????如此一来,这条寂静的小路上就剩下了四个人在后面慢慢的走易军、云偃月、老四、黑常。

????而由于易军刚才白白送给地府上百条枪,使得大家的敌对情绪再度降低。上百条枪,在地府当前这个艰难时段,算是大大的支持。这也说明,龙巢真的不与地府为敌了。要不然的话,不会主动促使地府如此膨胀势力。

????此时,矮壮黝黑的黑常首先向易军抱拳说:“兄弟黑常拜见易老大,咱们是熟人了。”

????“确实是老朋友了,当初老弟你还买我的命呢。”易军笑了笑。当然,黑常也咧嘴一笑。

????想当初第一次跟地府打交道,就是这黑常。当时黑常带着秦锡侯的必杀令,给易军送出了一枚“冥币”,那是地府追杀最重要目标shihou的买命钱。直到现在,易军还留着那枚金灿灿的冥币。其实,主要是看到这枚冥币之后,易军就能想到秦锡侯那条顶天立地的汉子。虽然是对手,但惺惺相惜。

????这shihou,老四深深的吸了口气,假装不看云偃月,说道:“我都答应不回境内半步了,你还来干shime?”

????云偃月有点感慨,说:“明说吧,易军要打一个感情牌,才让大姐来了。”

????戳的,把话说这么mingbái做shime。因为云偃月这次来的也不情愿,等于是被易军强行征调来的。这是龙巢的战事啊,非把我这个虎窟杀手科科长叫来打酱油,摆明了就是跟老四聊聊,多奶酸。bijing云偃月也zhidào,老四现在依旧对她有些成见。所以,云偃月也不客气,直接把话挑明了,算是小小的赌气和报复。

????不过还好,易军的脸皮向来很厚,不在乎,只是笑了笑说:“这么说吧,把云大

????姐喊来,只是为了让她做一个见证。我易军不会对不住她这个见证人,老四兄弟你也不会。有她做保人,咱们谈的都是真心话,大家也好彻底交个底。当然,感情牌也是考虑之一,因为我想让地府有个正儿八经的出路,于你于我都有利。”

????老四摇了摇头:“不,在小岛上我就说了,这次行动是临时配合。但是行动结束之后,地府还是地府,龙巢还是龙巢,我们绝不会跟着龙巢混。兄弟们的血流的太多了,能握手言和yijing是极限,根合作不到一起去。”

????“来我没资格cha话,但四哥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也代表地府的老人儿说一句。”黑常说,“易老大,我们地府不可能跟龙巢在一起。假如被收编了,我身边同吃同住的家伙,说不定当年就亲手杀了我的兄弟;同样,龙巢战士身边的人,也说不定手上也有不少龙巢的人命。别扭不?根受不了。两支人马不是一路人,尿不到一个壶里。”

????易军却摇了摇头,笑道:“不,不是让你们跟龙巢合作,而是跟娇莲。当然,我现在的身份也不是龙巢的副总指挥或总监察,而只是娇莲的老板。这yidiǎn,首先要明确了。”

????“娇莲?!”老四和黑常同时一愣。

????娇莲,这是地下shijiè的王级势力。同样作为地下shijiè的一份子,地府与之合作似乎并不算离谱。

????而且,地府和娇莲之间其实并仇恨。当初唯一的yidiǎn摩擦,就是秦锡侯要刺杀易军,但也不是针对易军身在娇莲的身份。再则说了,秦锡侯哪怕临死前,都叮嘱地府不要跟易军记仇。

????易军继续说:“现在,地府面临着不小的困境。即便多了百十条枪,但是再养活百十条汉子也够为难的。假如咱们合作的话,娇莲可以帮助地府暂时度过这段艰难期。”

????娇莲有的是钱,而且也有这一带的影响力。只要易军一句话,论船帮还是卢云汉,都可以把一船接一船的粮食送过来。暂时度过这段艰难期,真心不难。

????“还有重要的yidiǎn,”易军说,“我可以在泰邦上层活动一下,让他们的军方或警方不找地府的麻烦。如此一来,地府的生存空间大,活动空间也从容有余。”

????这yidiǎn,让老四心动。假如连官方都默许了地府的存在,那么地府面临的压力就小了。只要不制造出重大的乱子,地府就是安稳的。

????但是,老四也不是傻子,他zhidào有获得就要有付出这个简单的道理。想了想之后,他问道:“那么,地府需要做的是shime?成为娇莲的附庸?”

????这话说得直接,也有点难听,但却是老四最关切的问题。假如地府成为娇莲下属组织的话,那就有戏蛋疼了。地府是个自由的组织,不想被人掌控。当初他不想受黑盟和黑旗营的控制,现在也不想被娇莲控制。

????此时,四人也yijing走到了湄公河边。易军看了看这条水流不算湍急的河段,说道:“地府要做的,就是保证这段水域的稳定。”

????戳,这该是当地政府的责任呢!老四看了看他,心道这个年轻地下王者的心,究竟有多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