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6章 星空-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2506章 星空

青狐妖2017-2-16 2:56:56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易军倒是听说过“天道”的说法,当然也是从织田利昭口中亲耳所闻。但是对于这个概念,易军本人也没法理解。

????至于叶知非,更无法理解这些东西。他本想再问问,哪知道织田利昭却忽然一颤。凝望星空的那双眸子,似乎更加的剔透,仿佛要把那天给望穿!

????这时候,陈老板和叶知非都没有任何动静。或许,老头子发现了什么,这才能让他这古井不波之心,陡然产生震颤吧?

????良久之后,织田利昭双眸似乎稍稍黯淡了一些,恢复了以往的状态。而他则仿佛瞬间又老了一些,有些颓然。深深的叹了口气,拂袖转身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那双眼睛,似乎不愿再看窗外的星空。

????“师爷爷您怎么了?”叶知非一怔。当然,陈老板也感觉到了一些不正常。他和师父相处多年,很少看到师父这样。

????织田利昭缓缓说:“美国的运星,灭了,终于泯灭了。”

????什么?说曹操曹操到啊!正说着这事儿呢,可它竟然就灭了吗?叶知非虽然看不到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但这也太离奇了吧。

????当然,运星灭不代表国家灭,只不过没有了当初那煌煌气势而已。而且一个大国的崛起或衰落,哪有这么一朝一夕的事情。哪怕凭借那庞大的经济基础所产生的惯性,也足以让它缓缓的前行。但是,它的优势可能要逐步丧失殆尽了,全球的领导权也将慢慢完成一次彻底的交接。

????可是,就算真有什么运星,就算美国的什么运星灭了,至于让织田利昭这样吗?按照织田利昭的说法,美国运星不灭,岛倭国也就没有机会吧,所以这应该是件“好事”才对吧。但是,织田利昭的表情却仿佛不觉得这是多好的事情。

????果然,织田利昭缓缓的说:“但是伴随美国运星泯灭,华夏运星却突然迸发光华。反观我们岛倭运星,却依旧忽明忽暗,甚至有些衰减。这,不是吉兆啊。”

????我勒个去,原来是这样。美国那边运星灭,结果华夏好像承接了莫大的气运。但是本想趁乱捞一杯羹的岛倭,却似乎捞不到什么。相反,那本来蕴藏的所谓生机,却反倒更加暗淡了一些。

????“难道,人力终究不可逆天吗?”织田利昭苦笑了一下,但随即摇了摇头,霍然站起说,“不,我运星还在,就说明还有一线气机。事有可为,就要争取!”

????陈老板也点头说:“或许杀了易军之后,就会再有转机呢?师父您刚才也说了,大势将变,但还没到最终定局的时候。最终鹿死谁手,尚且不可得知。”

????织田利昭点头示意同意这个观点,并且再度走到了窗前,再次凝望璀璨星空。叶知非觉得,老家伙忽然之间似乎又拔高了不少,一身气势渊渟岳峙,仿佛满是信心。

????这样的人物,拥有卓绝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外物难扰。

????……

????而恰恰就在同一时间,遥远的大洋彼岸,美国西海岸一座小山上的小屋,黎明前的拂晓。

????头顶的星空已经要渐渐褪去,即将迎来东方鱼肚白。

????山顶上,两位老者相对而坐。一位是影子堂老堂主风影,而另一位身材略显魁梧的光头老者,正是曾经救过易军、也曾救过湘竹泪一命的老爷子。此时,他竟也同样隔窗遥望星空。

????风影似乎饶有兴趣,笑道:“每天都看,也不嫌看花了眼。”

????而光头老者则摇头说:“近来预感更强,似乎总有些事要发生。”

????话音未落,结果这光头老者就忽然一震,宛如婴孩的双目,幻觉一般陡然爆射一阵精芒,随即仰天大笑。他手指天空,大笑道:“你看,灭了、终于灭了,哈哈哈!”

????风影也浑身一震,但却又苦笑着摇头:“装神弄鬼的,你知道我反正看不见。不过,你的预感还确实有点玄乎。不过,记得你以前说过什么‘九九八一、斗转星移’,时间好像不到,而且差了不少。”

????“天下之事本就没有定数,阴阳可逆转,天机可扰乱,谁能保证一成不变。”光头老者说到此处,忽然冷笑说,“虽然大势已定,但某些人似乎依旧不死心吧。”

????风影点了点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垂死之际谁不挣扎一下。”

????……

????同一个时间,岛倭国首相官邸。

????星夜之下,首相渡边晋三一个人独坐在露台之上,双目无神。

????最近一系列事件纷至沓来,让他无法承受。一个人孤零零的,连家人也已经被陈老板掳走。他不知道家人在什么地方,也不想着试图去营救,因为他清楚陈老板的本事,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就在这时候,两道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其中一个是他的贴身保镖,另外一个却是生面孔。渡边晋三转身看到这个生面孔,特别是看到两人脸上那种肃杀之气之后,心底顿时浮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当然,他已经有所准备。

????而且他直到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贴身保镖竟然也不可靠,恐怕也是陈老板安cha在自己身边的一根钉子。

????“首相阁下,对不起了。”那个保镖以没有感qs彩的语调说,“陈先生有命令,说您该上路了。”

????该上路了?渡边晋三一声苦笑。以前的他确实怕死,但是经历了最近一系列的事件,加上对自己命运的无法掌握,让他彻底心灰意冷。不见得是看开了,只不过是无奈而已。

????苦笑着叹息一声:“原来你一直是陈先生的人。”

????“很抱歉。”保镖说着,撮手成刀准备着。只要渡边晋三敢呼喊,他保证在他发声之前将渡边晋三砍晕过去。

????不过,渡边晋三没有什么动静。这个保镖稍微放心了一些,说:“首相阁下,陈先生要求您把这张纸抄写一份,这也是他对您的最后一次命令了。当然,在此之后,他会保证您家人的安全。”

????话反过来说,要是不这么做,渡边晋三家人的安全也自然无法保证。

????渡边晋三的心似乎渐渐被一股冰寒笼罩,手有些颤抖的接过了那张纸。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脸色已经白如蜡纸,语音微颤着说:“那么,我的家人真的能得到安全保证?”

????这个保镖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没数。谁知道呢,陈先生的心思不是他这样的底层人所能猜透的。

????而渡边晋三也没有选择,因为他就算不相信陈老板能信守承诺,但那又怎样?假如自己不抄写这张纸,反正家人会死、他自己也会死。倒是抄写了之后,他的家人至少还有活着的希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