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那对肩膀不属于她-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58章 那对肩膀不属于她

青狐妖2017-2-15 23:0:32Ctrl+D 收藏本站

????第58章那对肩膀不属于她

????林雅诗的案子尚未经过法院审判,依旧关押在公安局的看守所内。高速

????此时的林雅诗像是变了一个人,头发有些散,脸色发白,嘴唇也很干。重要的是,眼神很空洞。在这里面的几天,林雅诗精神备受摧残。回顾以往的种种,若说没有感触是不可能的。

????高威,曾经让她误以为可以依靠终生的男人,被事实证明了猪狗不如。而自己呢?为了攀附富贵而情离开了易军,又比猪狗强了多少?

????扪心自问,易军对她是真的不错。林雅诗不是傻子,在经历了如此跌宕起伏的转折之后,自然能有一个清晰的对比。回忆着那个陪她上学放学的身影,那个帮她家里做事的身影,那个为了避免小痞子骚扰而挺身而出的身影,林雅诗忽然觉得,以前自己觉得淡而味的点点滴滴,此时看起来却是如此的珍贵。好似指间的一捧流沙,松开了指缝便缓缓的滑落,被风吹散。再想拾起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踪影。

????也不只是精神状态,她的身体也显得很虚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始有了些妊娠反应,她想呕吐。距离月事没来已经大半个月了,算着日子也确实差不多到了该有反应的时候。当她刚被送到这里的时候,就吐了。而当看到地上呕吐出的那个已经消化了不少的残破耳朵的时候,顿时恶心反胃,吐得厉害,一连几天都没有丝毫胃口。就这样的状态,身体能不虚弱?”“

????她自己都不清楚,当时为什么冲动到了那样一个可怕的地步。吃人的耳朵?回想起来就是浑身起疙瘩,好恐怖、好恶心。她的性子有点刚硬,但决不至于如此的可怖。被伤心了,伤到了骨子里,故而才会产生这种反常的情绪。

????至于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她恨,但是也爱,情绪交织复杂。在孤寂黑暗的小房子内,她甚至狠狠的捶打自己的小腹。但是捶打了之后,就抱着自己的脑袋助的痛哭。蜷缩在冰冷黑暗的角落里,手指颤抖着撕扯自己的头发,但连撕扯的力气都没有。

????“林雅诗!”一声沉闷而冰冷的吼声,将角落里的林雅诗吓了一跳,神经紧张兮兮。铁门外,站着一个女警。迷迷糊糊的,她听到说是妈妈来探视自己了。

????浑浑噩噩的跟在女警身后,被带到了一个小房间内。顿时,看到了母亲和姨妈、姨夫。数日的煎熬和孤独,在这一刻如井喷一般法遏制,捂着脸抽泣。

????“妈,我完了,一定完了……以后,您自己照顾好自己……”林雅诗力的哭诉,因为她知道高家的能量。特别是黄家,她清楚。这两天,这个女警曾不屑的指着她的鼻子说过,“得罪了黄书记,你就等着在这里面住个十来年吧!”

????十来年?对于一个满腹青春憧憬的女孩子而言,残酷到了何等的程度?但是林雅诗也知道,只要是黄家和高家铁了心治她,她如何反抗?自己的妈妈是个单身孤苦女人,亲戚也没有一个有钱有势的。

????“雅诗不哭,别怕!”林母赶紧安慰,其实她自己的心加的滴血,“当然,咱不要灰心。在里面住个一年半载的,出来之后好好工作。”

????“妈,你不懂……”林雅诗的泪水从指缝之中流出。

????旁边,那个女警冷笑:“别做那些白日梦了!一年半载?还是做好十年八载的准备吧!把黄书记的女婿弄成了重伤,是一年半载能解决的?除非你爸是市委书记!就你们这小门小户儿的……”

????狗眼看人低的人处处都有,言语之中满是轻蔑和不屑。昨天,也是这个女警指着林雅诗的鼻子训斥,似乎很过瘾。

????而实际上,是因为林雅诗的家属没有给她送来任何好处。这里是看守所,难得关押一个女犯罪嫌疑人,以为能开一次荤戒,去不料林雅诗的家属这么不上路。刚才终于看到林雅诗的家属来了,这女警满心欢喜,结果等到现在却依旧不见对方有所表示,她能不郁闷心烦?

????贪婪是原罪,不分男和女。

????林母怯懦地看了看这个女警,总感觉易军给自己的保证又有点虚了。人家是警察,都这么说了,易军说的究竟行不行呀?但是为了安慰女儿,她还是低声说:“雅诗不怕,易军帮咱们找人了,说是不会有大问题的,听话啊……”

????易军?!林雅诗浑身一震,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知道,即便自己再倒霉,易军也不会落井下石,这是基于对这个男人的深刻了解。但是,易军至少会因为自己的遭遇而感到解恨吧?她万万没想到,易军这时候还会出手帮她!

????“军……他……”林雅诗的泪都不再流,似乎是忘了该怎么流。

????“他就在外面……”林母回头看了看门外,叹息着摇了摇头。那个该成为她女婿的小伙子,并没有走进来。

????此时的易军站在门外,并未直接面对林雅诗,怕难堪。默默的抽着根红塔山,眼神有些苍凉。狗ri的残酷现实,狗ri的拜金风气,把一个原纯洁的女子活生生折磨成了什么模样,易军能不感慨?

????林雅诗双目满是期盼的望着门外,似乎要把那堵墙看穿。但这种希冀的神采一闪而逝,她明白那个男人和她注定是两条平行的生命轨迹,再也没有交汇点。

????她想哭,像过去那样受了委屈就倚在易军的肩膀上哭。但是,可能吗?

????因为她知道,那对肩膀早就不再属于她。

????“哟!”这时候,那个尖酸刻薄的女警阴阳怪气的说,“找能人通路子了?难怪不把咱们看守所放在眼里了。不过实话告诉你们这些穷棒子,别痴心妄想了!坑人骗钱的中间人多了,知!你们还是长点心眼儿,先让你闺女在这看守所里舒坦两天再说!”

????这女警仿佛恍然大悟,难怪林家不给她塞好处,原来是找了什么人跑到上头送礼了吧?隔过了她这个环节。想到这里,自然加不爽。至于最后那句,几乎就是伸出手索贿了!

????厚颜耻。

????“不要脸!女狱卒子,给老子滚出来!”一道厉吼在门外响起,吓了这个女警一跳。当然,女警随即就是大怒这里是看守所,是警察的地盘儿!

????而林雅诗心跳猛然加了几分。因为这道声音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