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章 帮忙跑路子-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206章 帮忙跑路子

青狐妖2017-2-15 23:15:50Ctrl+D 收藏本站

????第206章帮忙跑路子

????当天晚上,邱玉明就在距离易军住处不远的地方摆了一桌。这家伙是个有心人,请客都想着怎么方便自己的贵宾。

????而易军说带着两个朋友前去,此时身边却只有一个龅牙强。

????但是别小瞧了龅牙强,邱玉明一看到这家伙,当即就乐了。龅牙强由于堂哥的关系,和整个江宁公安系统相处的都不错。而且他堂哥是省厅政治部主任,厅党组成员,位次紧挨着副厅长,也算是厅领导。

????邱玉明热情的打招呼,龅牙强当然也很给面子。厅领导那是自己的堂哥,并不是他自己,面对一个正县级的高级警员,龅牙强知道要好好相处。以前他和邱玉明就认识,只不过是泛泛之交。

????话说了一会儿,三个人都没有动筷子,只是干喝酒。因为易军说了,最多半个小时之内,还有贵宾要来。邱玉明询问究竟是谁,易军笑说来了你就知道了,而且跟你熟得很。

????二十分钟之后,这位贵宾终于来了。邱玉明看了之后直接发愣,随即满脸笑容,那个兴奋劲儿溢于言表市局一把手靖天阔!”“

????市局局长啊!一把手都来了,这简直太给面子了。而且靖天阔的到来,也给了邱玉明大的信心。提拔自己的副手,靖天阔没有这个权限。但是上头想要提拔一个副局长,必然要征求正局长的意见的,甚至一般还要经过一把手的认可。而有些时候,是一把手直接推荐上去,请上级批准。

????至于靖天阔这个老滑头,接到易军的邀请之后多少犹豫了一下。因为易军在电话上明说了,此次在场的还有邱玉明。对于邱玉明的心思,靖天阔能不清楚?别说是邱玉明,系统内县级、副县级的高级警官,哪个不是这样的心思?好几个甚至都亲口邀请他了,但靖天阔考虑到事情比较敏感,都一一推辞。

????但是,易军的邀请不好推辞啊。连邱玉明都通过自己的孩子知道,易军是乔幼嘉的师父,他靖天阔能不知道?师父,这层关系太不一般,绝不是那种社会上的泛泛之交。再考虑到正和揭牌的时候,去的那一大群市委常委,靖天阔很清楚易军的能量。

????犹豫了一下,靖天阔最终还是答应了。但是他抱定了主意,决不在酒场上许诺提拔邱玉明。

????但是,靖天阔还真就想错了。要是被他轻易猜中了心思,那易军还配称妖孽?

????酒桌上,易军就是不提对邱玉明提拔的事情,只是不住的攀谈感情。对于他家小靖云,易军也是赞不绝口,说“几个混蛋小子里面、就小靖云是个听话的”。靖天阔听到易军骂几个市领导的孩子为混蛋小子,当即摆手说“其实那几个孩子都不错、都不错”。

????总之,一直到了晚宴即将结束的时候,邱玉明才忍不住了,七拐八拐的把话题转移到了次副局长空缺的事情上。话题转移的很拙劣,让靖天阔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弯弯绕儿。

????以为易军会当即帮着说好话,而靖天阔连怎么堵回去都想好了,非就是组织规定、干部纪律等废话。但哪知道易军根没说这些,反倒是把邱玉明瞪了一眼:“邱老哥,你这是为难靖局。一把手不能任命副职,即便有这个能力,至少制度上没这个权限。今天是喝酒,咱们不说这个。”

????邱玉明咽了口吐沫,心道军哥你这是帮咱呢,还是压咱呢。

????靖天阔心情大爽,当即和易军碰了一杯:“对对,易老弟这话明白啊!正职没有任命副职的,这是个制度。等到上级提拔任命的时候,最多征询一下正职的意见。”

????而易军呢,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笑道:“到时候上级要是准备给邱老哥一个机会,靖局肯定会说句自家人的话。老邱,至于上级是不是给你机会,那就看你的造化喽。”

????靖天阔心道这倒不算什么。假如上级要提拔你,我做个顺水人情还是没啥的,非点头说两句“这位同志不错、组织性纪律性强、业务能力过硬”等等官场话。总之,不会让他靖天阔为难。

????邱玉明听出了味道,连忙笑着说“听天由命呗”。

????而龅牙强则笑道:“行,回头跟咱哥说一声,至少让厅里面向市领导推荐推荐,预预热。”

????邱玉明大喜,直接给龅牙强殷勤的倒了杯酒。省厅要是提名推荐,市局局长再不从中作梗,那就等着市领导一句话了!而易军就在眼前,要市领导一句话会很难?

????靖天阔算是看明白了,易军这是已经做好了全盘准备啊。龅牙强的堂哥洪永进,在省厅就是管着干部人事任命,虽然不直接任命各城市的局领导,但是一个推荐的力度还是很大的。

????到时候,市领导一听主管部门省公安厅都推荐了,那么应该不会怎么阻拦。此时,只要易军找乔云龙说句话,这事儿就成了。甚至用不着乔云龙,直接找市委组织部长陆之昊就行。市委组织部调动一个县级干部的岗位,也就是一个红头件。因为邱玉明已经是正县级,连级别提拔都算不上,只是挪个岗位、进个班子而已。

????而组织部长陆之昊,正是那群小公子哥中老二“陆心鸣”的老爹。

????一场晚宴,皆大欢喜。送走了靖天阔之后,邱玉明几乎感激的不行。想给易军送点东西,但考虑很久之后还是没敢轻易出手,怕摸不清易军的喜好。这时候,有点酒意的易军反倒说了:“老哥,这种事能跑就跑,跑不动就不勉强。花钱不办事,办事不花钱,拿钱买来的位置不安稳,最稳妥的路子还是要看关系、看感情。所以这事儿你也别觉得不好看的确用不着钱,一点半星儿的请场酒、洗个脚,我易军还能负担的起。平子那孩子不错,整天跟着我,你要是提那些身外之物,我跟你着急……”

????邱玉明乐,心道这就是活菩萨。当然,假如自己进一步了,肯定要给军哥大行方便。一来为了报恩还人情,二来以后还得继续仰仗军哥在市里头的恐怖能量。

????送走了易军,天色已晚。邱玉明深深吸了口寒气,精神大爽。哪怕是晚上十点了,这货还是跑到大商城给儿子邱平买了件礼物。人家是儿子仰仗老子,自己是老子仰仗儿子啊!哎,这儿子没白养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