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9章 拉钩儿-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239章 拉钩儿

青狐妖2017-2-15 23:19:17Ctrl+D 收藏本站

????第239章拉钩儿

????立场,算不算节操?

????应该不算。最

????美人赠我金错刀,我会报之英琼瑶。但是,佛爷赠我熟铜鼎,实则是个炸药包。

????当初万家生佛想要把江南的地盘儿交给易军,易军就不要,说不想死得太早。但是后来,万家生佛还是硬生生塞来了一尊铜鼎一尊象征一个城市地下圈子第一大佬儿的铜鼎。

????你送我就要,但是其中的含义……哥们儿假装不知道。能唬人那是最好,反正老子不指望这尊鼎吃饭,而接受了之后也免得佛爷不高兴。

????如今,方正毅来了,不可避免的和易军产生了一些冲突。易军忽然觉得,万家生佛三番两次要他做这个江宁地下圈子第一人,恐怕就是为了让易军给他当挡箭牌。这两个同级数的大枭相互争斗,此前能没有一丁点儿的征兆?易军不信。

????所以,假如万家生佛察觉到了方正毅要侵袭,那么把易军捧到江宁地下第一人的位置,显然是有些目的。”“

????现在眼看着易军和陈丹青闹得欢,你赵泰来在省城装聋作哑充耳不闻,任凭老子去厮杀?得了吧。你不罩着咱,咱凭啥给你卖命出力气。

????而且,现在的形势已经不仅仅限于方正毅和赵泰来了。连省长杨百里、省军区司令员赵天远,以及赵家的家主赵天恒,似乎都隐隐牵扯了进来。虽然易军从不畏惧任何人和任何势力,但他也知道自己目前的力量并不算很大。搀和到一群巨头的倾轧之中,一着不慎就让自己栽了。

????……

????易军他们走后,陈丹青独自走回办公楼。虽然路程很短,但每一步都似乎很沉重,因为她的心思很复杂。

????一群混子马仔傻乎乎的看着这个大姐、老总,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有些习惯了拍马屁的家伙也不看陈丹青的脸色,还鼓动着说这就追上去揍易军一顿。陈丹青没阻拦,就说了一句“那你去吧”,便独自上楼。当然,那混子马上呆立当场,进退两难。

????这时候,连傻子都能看出陈丹青情绪不对劲,自然再没有敢胡乱打岔的。也唯独怒气刚刚消弭的皇甫雷,随之进入了陈丹青的办公室。

????“丹青,你怎么了?”

????陈丹青自失的一笑,说:“或许,咱们都看错了易军。”

????皇甫雷一愣:“什么意思?”

????陈丹青把易军的意思简单叙述了一下,说:“他根不是万家生佛的人!当初我们招惹了他,矛盾越积越深。但假如当时不那么做,这人也根不是咱们的绊脚石。白忙活了好长时间,也白白栽了几个跟头。”

????“你能确定他的话是真的?”皇甫雷疑惑不减,“可是赵泰来送给他的那尊鼎,明明摆放在他的房地产公司里面!”

????“可是我有一种预感,”陈丹青以一种极其敏锐的第六感,最准确判断出了易军的心态,甚至和易军的话惊人的不谋而合,“假如方爷也给他一尊鼎,这货依旧会接。任何人送,他都不会拒绝。”

????皇甫雷皱了皱眉头,思索了很长一段时间。易军刚才只对那些混子们出手了,他没有看到虚实,因为当时正在下楼。刚刚走到一楼的时候,易军已经挟持了陈丹青。至于后来皇甫雷两掌击出,易军却没有出手,只是拿陈丹青做挡箭牌晃了两次,就简单化解了皇甫雷一切杀招。所以,皇甫雷依旧摸不清易军的底细。

????但越是如此,皇甫雷越觉得易军是个不简单的家伙,难以对付。莫测深浅的高手,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

????面对这样一个家伙,假如有可能的话,任何人都不想与之为敌,就连皇甫雷都不想。

????“但是,”陈丹青有些苦恼的说,“易军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又太大了!先是走漏了排挤赵天远的消息,后是让我们的运输公司损失惨重。这积怨已经够深了,就怕已经法收手。”

????皇甫雷却摇了摇头说:“请正毅兄拿主意。不过依正毅兄的气度,倒是极有可能把这些旧怨放下。”

????随后,陈丹青把这件事向岳西的方正毅做了汇报。当然,对于她当初误判,将易军视为对手的事情,也承认了自己的莽撞。这个高傲的女人,竟然心悦诚服的低下了头颅,完全是被易军近来一连番的打击所致。

????方正毅听了这些汇报,一开始甚至有点微微不悦。因为陈丹青的这个误判,导致了方氏集团不小的损失。但是考虑很久之后,方正毅依旧如皇甫雷所说,表示出了相当的大度。“这一次,你不会再出现误判了吧?假如易军真能确保完完全全的中立,那么可以考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

????凭着这个气度,方正毅就不失为一个合格的大枭。

????陈丹青答应了下来,心中甚至有点小小的轻松。易军这家伙太难对付了,不但实力蛮横,而且手段极多。假如能够不和他为敌,假如他真能安安分分不给方氏集团捣乱,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局面。

????这就像易军说的那样,有些事躲是没有的,必须表现出一定级数的能量,让人不敢对你耍弄什么手段,那才是王道。

????现在,陈丹青就已经清楚认识到了易军的能量。哪怕是那些层出不穷的手段,不也是能量的一种?

????但是,这次她不敢再出现误判了。万一再次出现差错,她将百死莫恕。所以和皇甫雷商量了一下之后,陈丹青决定亲自和易军谈一谈,好好的谈一谈!

????皇甫雷点头道:“好,我陪你一起去。”

????陈丹青却笑道:“这又不是鸿门宴,哪用皇甫公亲自去。易军说了邀请我去娇莲喝两杯,我还能不敢去?那可就被人笑话了。再说了,他那娇莲不是号称不能动武嘛,呵呵。”

????皇甫雷也笑了笑,不再勉强。陈丹青去娇莲里面,易军一定不敢将她黑了。否则的话,易军失信于地下圈子,同时又会在官方引起大的麻烦。当然,易军一直以来表现出的说一不二,也是让人信服的一方面。

????但是,皇甫雷依旧做了个小小的安排,他让一辆黑色轿车把陈丹青送到娇莲,但是并不在外面等着。一旦陈丹青下车,那黑色轿车会当即返回。随后,再派一辆白车去接陈丹青。如此一来,至少有人证实陈丹青在娇莲里面,不会让陈丹青和驾驶员被易军一窝端。万一出了什么事,可证明陈丹青是被易军下了黑手。有了这样一个顾虑,想必易军也不敢乱来。

????这个安排有点小瞧了易军,但也显示出对方的小心谨慎,显示出易军已经给陈丹青和皇甫雷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阴影。

????……

????娇莲之中,易军接到了陈丹青的电话之后,就对岚姐笑道:“瞧吧,我就说这妞儿不傻她要来跟咱们谈谈。”

????“但是,”岚姐有些担忧的说,“咱们和陈丹青、乃至方正毅交往,万家生佛那边会不会发怒?”

????易军哈哈一笑:“他敢!连正面对决方正毅的底气都没有,这尊佛已经老了!他也应该知道,继续装聋作哑的话,咱们至少还保持着中立。但要是敢对咱们作什么,那可就是主动的、彻底的把咱们推向了方正毅一边。”

????岚姐笑了笑,她永远都会支持易军。“不过咱们也要想清楚了,在两个省级大枭的夹缝中求生存,弄不好会有什么样的最坏打算。”

????“你这是从负面来看,”易军笑道,“而要是从正面看的话,咱们这叫左右逢源。咱们谁都不得罪,谁的生意都做。处在两头重的跷跷板中间,咱们反倒能充当左右局势的砝码,嘿。”

????不一会儿,陈丹青就来到了娇莲门外。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看了一眼,易军笑道:“这妞儿还真谨慎,竟然让她的司机掉头回去了。不过,也忒小瞧哥了。”

????身后岚姐笑了笑:“她是怕被你会推倒蹂躏了,没有一个证明人,到时候哭天天不应。”

????“嘿,不推她,咱已经知足了。”

????“德行,就差流哈喇子了!还不去迎接陈大美人去。”

????……

????陈丹青独自走进了娇莲,上演了一幕女关公单刀赴会。虽然她这次单刀赴会的危险程度大大降低,但也能让易军小小的佩服。两人见面之后,并未去易军的办公室,而是在陈丹青的主动提议下,开了一间包厢。“你说要请我喝两杯的,可是在你办公室里没有那个气氛吧。”陈丹青说。

????易军嘿然一乐,带着她去了一间最小、但是很上档次的包间儿。没有外人,连服务生都不准进来,送了酒水之后就匆匆离去,憨憨乎乎的保安头子李武周亲自在门口儿把门儿。

????哪怕是五百毫升的小瓶儿装啤酒,优雅的陈丹青也不会像易军那样对瓶儿吹。浅浅的喝了两杯之后,陈丹青乜斜着一对狐媚眼儿问:“假如我现在离开江宁,直奔岳东下一个城市,你会不会在我背后头添乱?”

????易军笑道:“你就是一脚踩塌了岳东省政府,跟哥有啥关系?咱就在这里做个小生意,来的都是客,一尊尊都是送钱的活菩萨,我供着都来不及。”

????“是爷们儿,说话得算话。咱们……”陈丹青盯着易军,忽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拉钩儿?”

????戳……易军几乎要懵掉,木讷机械地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头。不过易军也明白,这妞儿用的是非传统套路。她一个妙曼小女人都用了这种招数,易军这大老爷们儿还好意思出尔反尔?纯爷们儿重信义,一口吐沫一个钉,别说坑骗一个小娘们儿。陈丹青也是看中了这一点,君子可欺之以方,虽然易军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君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