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2章 我杀了你!!!-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302章 我杀了你!!!

青狐妖2017-2-15 23:25:46Ctrl+D 收藏本站

????第302章我杀了你!!!

????朱玉贤笑着走到了胡静的背后,两只手在她肩膀上揉捏。胡静推开了他的双手,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漫目的地调换电视节目,其实一点都没看下去。

????而朱玉贤则笑道:“别总是说帮我办这件事,这不也是帮你自己?咱们双方都得利的事情,干嘛说得这么没人情味儿。”

????“跟你还用谈什么人情?”胡静冷笑着看了看他,“你的‘人情儿’,都用在那对姐妹花儿身上了吧?!”

????看样子,朱玉贤找了别的女人,才是让胡静最心烦的事情。不过朱玉贤口味也真另类,竟然包养了一对姐妹。

????朱玉贤嘿嘿一乐,标准的地下世界的笑容:“小静,你又吃醋了。”

????“别把自己想得太重要,谁稀罕!你走吧,事情既然谈成了,以后你别来找我。我是公职人员,不想跟一个地下圈子的人纠缠太深。”

????朱玉贤坐在了她身边,笑呵呵的问:“不跟地下圈子的人纠缠?那么,那个易军呢?那小子没上你的床?””“

????“耻!你给我滚出去!”胡静恨恨地把电视遥控器砸了过去,哪知道朱玉贤却躲过去了。不但躲了过去,还瞬即一个饿虎扑食压了上来,直接把胡静压在了沙发上。胡静一个手缚鸡之力的一百斤的女人,哪里是朱玉贤这个汉子的对手。

????“不要脸的狗东西,你给我滚,滚啊你!”胡静恨着扑腾了几下。

????朱玉贤则趴在她的身上,动作飞地解开了她的睡衣。嘴巴一下子贴在了她的胸口,疯狂的掠夺。“小静,你的身体还是这么完美!这些年,我每天都在想你,真的……”一边乱拱,一边甜言蜜语。

????胡静哼哧着,同时还冷语讥诮:“你这些鬼话,还是去骗那俩姐妹花吧!忽悠我?当我还是十八年前的那个胡静?!”虽然这么说,但是胡静的声音已经有点节奏失调了,鼻音也有点加重。

????“你还是这个脾气,小辣椒儿,嘿!”朱玉贤笑着,忽然褪掉了胡静的睡裤,连里面的内裤都随之褪了下来。

????胡静挣扎了一下,但是被朱玉贤猛然一拱,找到了数年之前那久违了的感觉之后,她的挣扎就基上停止了。“王八蛋,你还真敢……你……轻点!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离我远点儿……”

????……

????易军这边并不知道拳场的入驻,究竟会给胡静带来什么好处。至于找合适的裁判,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毕竟拳场的投入使用还有半年时间,哪怕加紧建设也需要五个月。现在易军最大的精力,还是投入到几个工程的建设之中。

????每天早晨起来打几趟拳,而后到工地上转一转瞧一瞧,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相当规律。但是,这个规律在半个月后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了。

????打来这个电话的,是久违了杀手集团总裁湘竹泪。“最近忙什么呢?方正毅和赵泰来都消停了,你也不说来找我?”

????其实,易军有点担心直接面对这个女人。当初几次偶然的巧合,使得他和湘竹泪有了很密切的关系。但是,易军没想着跟她发展出那种关系。可是偏偏的,这妞儿却相中了易军,而且有点蛮不讲理的倒追。

????当时易军有自己的托词,说是家里面有保持数年关系的恋人(林雅诗。湘竹泪虽然有点蛮横,但还不至于不讲理到去抢别人男人的程度。可是那次在星河一见之后,发现这货不但和林雅诗彻底散了,反而又找了别的女人。以湘竹泪那性子,能好受?

????不过,这妞儿到底还是忍了。但是对于和易军以后怎么发展,她自己也没数。哪怕在那次电话上跟岚姐说了句彪悍的狠话,但心里头还是有点小不爽。想着远离一段时间,看看自己的心态会如何的发展。可是她最终发现,自己似乎忘不了。

????期间,她和易军也联系过几次,但多半都是易军向她打听什么东西。每次接电话,都等着易军说一些“别的事”,可这货就是装糊涂。

????你装糊涂?老娘就装糊涂。湘竹泪不但不挑明那些话,甚至连以前的那些倒追的话都不再说。当然,没有再邀请易军去找她。

????一来二去,两个人一直都这么僵持着。湘竹泪心里头微恨,但易军也不自在。不是这妞儿不漂亮,也不是她没事、没财富,关键易军觉得自己和湘竹泪是两个圈子里的。他已经脱离了以前的生活,就不想再一脚踩回去。

????可是这一次,湘竹泪竟然主动给他打电话了。易军磨了磨牙,心道这妞儿这回可真稀罕。

????“怎么不说话?”湘竹泪又问了句。

????易军笑呵呵道:“这不是很忙嘛。虽然方正毅和赵泰来消停了,但我这边的生意不消停啊!好多生意都在起步,东一头儿西一头儿的,麻烦得要死。”

????湘竹泪淡蔑的笑了笑,她就知道易军会这么说。对于易军的脾性,她向来摸得很准。“看样子,你这个大忙人是真的没时间来找我了。”

????易军嘿嘿笑着:“有时间一定到你那边去做客啊!让我盘算盘算,五一期间应该差不多……嗯嗯,最多再迟几天。”

????这混账玩意儿,年前的时候就说年后;年后的时候说开了春……现在开春儿了,又说是五一期间,而且还带着一个不确定的语气。

????湘竹泪倒是没有咄咄逼人,出奇的宁静,没有喜悦或烦躁地淡然一笑:“那就随便你好了。不过,你确定这几天不能来?”

????易军一怔,感觉这妞儿话里有话。

????“那好,挂了。”湘竹泪说着,又不咸不淡地补充了一句,“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前几天有个手下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现一个稀奇古怪的女人。把照片给我看了,好像是你以前身边的胭脂虎,真是奇怪了。好了,晚安。”

????易军突然间如遭雷震,随即嘶吼一般:“等等,确定真的是胭脂?!她在哪里?我这就去!”

????“该死的王八蛋,你个遭雷劈杀千刀的,我杀了你!”来还咬着牙的湘竹泪,在电话那边终于爆发了,不可收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