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0章 危险警示灯-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370章 危险警示灯

青狐妖2017-2-15 23:32:38Ctrl+D 收藏本站

????第370章危险警示灯

????赵泰来和白鹏走了,剑痕潜伏了起来,而方正毅则像是一头蛰伏在阴暗处tian舐伤口的猛兽。于是,娇莲这边顿时清净了许多。

????但是,易军个人的麻烦并没结束。这个麻烦,首先来自于陈丹青。

????那天接到白鹏的假消息之后,使得陈丹青在方正毅面前有种谎报军情的味道,至少有点失职。后来陈丹青也暗自怒斥白鹏,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白鹏也假作惶恐,说剑痕明明跟他说要去杀万籁声,谁知道这老头儿直接冲到了岳西省城呢?或许,剑痕发现了白鹏是奸细,故意虚晃一枪?白鹏这样一个解释,倒让陈丹青有些相信。

????随后,白鹏故意不见陈丹青,并谎称自己担心被发觉,要离开江宁。而实际上,这家伙一直躲在娇莲里面。

????直到白鹏陪着赵泰来一同离开,露出了那个庞大的身影,陈丹青才知道白鹏这小子这些天根没走!

????怀疑剑痕察觉了你,你还敢留在这里?事情很显然,陈丹青知道自己被白鹏给耍了!”“

????但是,当手下把这个消息传给陈丹青的时候,白鹏和赵泰来早就登上飞机了。

????一口毒气不出啊!陈丹青满是窝火,直接把易军约到了自己的华泰大酒店。两人一进那小包间,陈丹青就怒道:“看到我被白鹏耍了,你开心了?!”

????“开心?当然没有。”易军笑得很害,“我是后来才知道的这件事,事实上也很惊讶。你该知道,剑痕行刺方老板的时间段,那时候哥睡得正香呢。”

????陈丹青气不过:“可是后来呢?白鹏在你那里住了好多天,直到今天白天才离开,你也不对我说?!”

????易军愣愣的:“白鹏是否入住的事情,你以前好像没问过我吧?我娇莲的客人那么多,每天都要向你汇报都是谁在入住?那还不把你烦死。”

????陈丹青算是被这家伙给搞语了,极其奈的喝干了一杯轩尼诗,而后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脑袋说:“算了,你就是真知道什么事,也不会跟人说的!可我就是憋屈啊!要不是我那个假消息……哎,方爷大发雷霆,说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得了吧,方正毅原来就这么一点心胸气量?!”易军不屑的说,“其实要不是你那个假消息,方正毅或许真的死了!不得不说,剑痕老爷子这次是弄巧成拙了。”

????“弄巧成拙,什么意思?”陈丹青问。

????对于当天事态的进展,易军已经通过小解而基上摸清了情况。对于剑痕那天的做法,易军觉得很不妥。当然,那天剑痕行动之前,也没对易军说,否则易军或许会阻止他。

????当天,假如剑痕不让白鹏报告那个假消息,那么方正毅也不会彻夜思考那剑痕可能来袭的事情。易军觉得,估计方正毅就是因为彻夜考虑问题,才会在凌晨三四点拨打柳星阳的电话,结果意外得知了柳星阳的死讯。得知柳星阳已死,那么方正毅肯定会紧急筹备。

????要不然的话,方正毅和六个保镖处在一个相对松懈一点的状态,说不定剑痕就得手了!

????易军喝了口酒说道:“其实,你那假消息几乎起到了真消息的效果。”

????陈丹青的怒气没了,反而被好奇所充斥:“可是,你怎么就能断定方爷彻夜考虑问题?按照正常人的习惯,他即便严阵以待,其实也该把主要精力用在岳西经济论坛召开的时候。那么就是考虑问题很晚,正常人凌晨三四点也该休息了。而且由于考虑问题很晚,该是睡得最熟的时候。”

????易军摇了摇头:“你这是在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考量方正毅。但你应该比我清楚,方正毅遇到大事的时候,考虑问题整个通宵都很正常。这个侦察兵出身的大枭,对于消息和策划具有天生的敏感和热度。”

????“而且,方正毅的精力旺盛到了惊人的程度,熬个通宵都不影响他第二天的工作。”

????“此外,这个狼一样的男人有种天生的狐疑,考虑问题总是反复推敲每个细节,那么深夜跟柳星阳联系也很正常,毕竟他一直要求重要手下必须24小时保持联络畅通。当然,方正毅能在柳星阳死后恰好跟他联系,也只能说方正毅的运气确实不错。”

????陈丹青听得发愣,甚至有些发寒:“方爷的这些习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易军笑了笑:“把对手研究的透彻一点,自己的危险就会少一点。当然,这仅限于实力达到一定级数的家伙。要是寻常的人物,即便对我张牙舞爪狂吠不已,我也懒得去弄清楚他的底细方正毅够这个分量了……总之,我觉得剑痕大师当天还是盲目了。没有把对手的习惯弄清楚就仓促行动,往往会搞得很被动。”

????有关方正毅私密的消息,易军是通过湘竹泪而知道的。竹影作为一个实力极强的杀手组织,附近数省大枭的资料当然会是情报工作的重头戏。至于一些官方档案类的资料,易军的探知途径是当年五虎中那个晕晕乎乎的三弟。这个三弟既然连假身份证都能做成真的,自然有他自己的一套。

????早在赵泰来和剑痕提醒易军,说方正毅是个危险人物的时候,易军就已经开始关注了这个家伙。

????陈丹青琢磨了一会儿,叹道:“跟你做对手,感觉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过你放心,方爷最近忙得要死,不会抽出手来找你麻烦的。”

????似乎随着一番话,以及几杯酒下肚,这妞儿已经忘了自己是要找易军发牢骚的了。

????但易军却表示未必:“也仅仅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方正毅睚眦必报,可能越来越看我不顺眼。”

????“看来,到时候我会为难。”已经有点醉意的陈丹青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意识的拨弄面前的一根汤匙,似乎有些纠结。

????“他不会让你为难的。”易军笑了笑,但是话没有明说。易军知道,方正毅已经不再完全信任陈丹青了,至少在对付易军的问题上,不会信任她。

????易军甚至判断出:方正毅把陈丹青调离江宁、调离岳东的时候,就是要对易军下手的时候。此时陈丹青的去留,已经成为易军的一个危险警示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