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5章 离别之夜-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395章 离别之夜

青狐妖2017-2-15 23:35:6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会没机会,你开什么玩笑?!”易军一愣。

????陈丹青笑着往易军的碟子里夹了点菜,说:“我决定了,出国。”

????这个奇怪的决定,显然出乎了易军的预料。他在稍稍顿了一下之后,问:“这是你的想法,还是方正毅的决定?”

????这是一个能,他甚至没有问陈丹青出国去做什么。因为易军以前就判断过,方正毅假如对自己动手,以前不会让陈丹青出手,现在是小心谨慎到了必须避开陈丹青。

????因为有陈丹青在江宁,万一被她察觉到了什么猫腻,方正毅不能保证她是否会向易军透露消息。虽然方正毅对陈丹青一向比较信任,但在这种大事面前,一个老侦察兵头子会非常在意计划的成功率。可以把这个理解为怀疑,也可以理解为谨慎。

????总之,陈丹青就是易军的一个警报器。假如方正毅将她调走,基上就意味着方正毅即将出手。

????陈丹青是个合格的大姐大,在地下世界里拥有足够的智慧。当初和易军在一起的时候,她有时脑袋会有些乱那是一种羞于说出口的少女情怀。而如今即将离开,让她站在了一个旁观者角度的时候,自然能审视出一些端倪。于是苦笑道:“是方爷提议我出去进修一段时间,当然,我自己也同意。””“

????果然是方正毅要求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易军不在乎方正毅会怎么对付自己,只要知道了他已经有了这个动机,那就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是易军如何小心防备着。

????所以,易军也没有继续追问这件事,而且笑道:“也好啊,你瞧这阵子的腥风血雨,你一个女孩子家别掺和。对了,你要去哪个国家?而且是什么‘进修’?”

????陈丹青点了点头,倦意慵懒的笑容让这个一直高傲的女子有了种另类的风姿:“去倭国的早麦田大学,补充一点企业管理方面的知识。方爷的意思是岳东地下世界的开拓阶段已经结束,我这个急先锋也该休息一下了。而且,他觉得我今后适合在方氏集团里面搞一些经济管理工作。当然,大半年前集团的主要负责人被剑痕所杀,也是方爷觉得高端管理人员人手欠缺的主要原因。”

????方氏集团这样的企业不同于普通的企业,最高端的管理者必须出自方正毅的地下势力核心集团,而不能简单的从外界来聘请。因为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会高频率的接触到方正毅核心圈子的很多秘密。由此看来,陈丹青倒真的比较合适。

????对于陈丹青而言,这或许是一条很不错的出路。在地下圈子里,这几乎意味着一个职业定位的大转型。到时候,哪怕她所在的地下势力出了大问题,她人也只是一个经营者,而不是一个地下世界的悍将,相对加安全一些。当然,遇到剑痕刺杀集团经营者那种极端事件,只能说是一种意外情况。

????对于陈丹青的这个转型,易军由衷感到欣喜。而且,今后就是和方正毅那边有什么剧烈冲突,至少也不用跟陈丹青直接对立了。两人都有类似的想法儿,现在竟然都陡然间有些轻松。

????而易军想了想之后,忽然又考虑到一个问题:“赵泰来和白鹏就去了那里,而且同样是早麦田大学所在的城市。到时候万一遇到了,你们可别掐起来。”

????“不可能吧?白鹏那小子临走前骗了我一把,我不找他算账就便宜他了。”陈丹青说着,忽然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至于万家生佛赵泰来,他可是在娇莲里面宣布退出地下圈子的,而且你军哥就是证人。他要是敢找我麻烦,那可是不给你军哥脸面哦。”

????易军也笑了:“行,回头我跟他打个电话说一声。其实我倒是看得出,赵泰来是真的心态老了,退出圈子一半是形势所迫,一半也真是因为心力交瘁。至于白鹏,我想他会给我一点面子。”

????“这才算差不多呢。”刹那间,这个高傲的女人竟忽然宛如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在配置一身慵懒的睡衣,显出一种特殊的娇媚。

????易军小心翼翼的忽略掉了这一点柔意,而是感慨道:“真没想到,一个在地下圈子里打拼了好几年的女孩子,一转眼就成了留学生了,嘿。就怕你到了那里之后,连语言都是障碍。”

????“小瞧我是不是?”陈丹青蛾眉一扬,“人家来就是交通大学毕业呢,连倭国语都还算不赖哦,至少比英语的水平高了点,嘿。至于专业的知识,或多或少学一点就行,其实我是把这次进修当旅游休假的。”

????说着,她竟然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戳,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生?易军甚至忍不住问:“你?”

????“不像?”随即,陈丹青张口就来了一连串的倭国语,易军这个外行自然听不出真假。但至少在发音上,听起来跟电视上那种倭国人说话差不多。

????易军笑了笑:“好吧,回头传一身和服照个照片发过来,让哥瞧瞧你是否有点做倭国小娘们儿的资质,嘿。对了,那边儿的风气开放,可得继续守身如玉。水灵灵的一颗小白菜,千万别被猪拱了。”

????陈丹青恨恨然拿起筷子,竟然把夹给易军的菜又夹了回来,好似小小的惩罚:“竟敢我想成那样儿。你……才是猪!”

????顿时,屋子里的气氛被陡然推升到了一个极度暧昧的境地。易军乜斜着眼睛抽了抽这妞儿,不知道她口中这“猪”的含义,究竟是单纯的骂人,还是和他自己口中那种“拱白菜的猪”属于同类。而在易军看来,陈丹青说完之后双手轻轻拍打微红俏脸的姿态,可能意味着真相加倾向于后一种判断。

????而这时候,易军才忽然意识到,陈丹青穿着这身懒洋洋的睡衣,是不是早有准备了?

????陈丹青已经小小的恢复过来,抬头看了看易军的眼睛,顺着易军的目光又低头看到自己的睡衣领口儿,突兀的问道:“是不是嫌这领口儿还是太高了点?”

????易军顿时败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