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5章 吃醋的男人没理智-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405章 吃醋的男人没理智

青狐妖2017-2-15 23:36:6Ctrl+D 收藏本站

????一般依仗家里权势而飞扬跋扈的年轻人,最忌讳别人说他们靠爹吃饭,虽然他们就是在靠爹吃饭。他们都想拼命的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是有事的,站在比别人高的位置上也绝不是家族的因素。

????家族给了他们一个高起点,但他们没有选择向高的位置攀爬,而是乐于向下俯视那些碌碌的苍生,以此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优越感。

????这是一种可怜的心态。

????当然,越是可怜的心态,就越忌讳被人揭穿,何况是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

????“等一下,有种你再说一遍!”徐长宇神情一寒。

????易军已经走到了门口儿,听到徐长宇的呵斥之后便停了下来,扭头笑道:“听不出来是骂你的?喜欢让人把骂你的话多说两遍?犯贱啊你!我刚才说,你是个靠爹吃饭的货。好了,这下你满意了?”

????徐长宇顿时脸色铁青,一肚子火气。但是他忘了,是他先对易军言语不敬的。这种人就是这样,总以为尿别人一脸是给别人面子,而当别人尿他们的时候,马上又会勃然大怒。天生的优越感,带来了不切实际的自尊心。”“

????“好,你有种!”徐长宇双眼爆射出怒焰,“你等……”

????“等你个头啊,不服帖现在就扑上来咬老子一口!王八蛋,什么破台词儿,狗血电影看多了吧你!”易军笑咧咧的点了根烟,似乎真等着徐长宇扑上来咬。

????徐长宇脸憋得通红,但理智告诉他不能扑上去。开玩笑,自己的保镖还在星河外面等着呢。他既然提前就知道易军的名字,肯定也打听过易军的特点。身手究竟多高不好说,但至少知道易军是个练家子。单打独斗去跟一个练家子打架,那是自取其辱。再说了,他们这样的公子哥怎么会亲自打架,那都是他们手下那些下人们才做的事情。

????看到徐长宇并不敢扑上来,易军倒是不屑的笑了一声,骂骂咧咧的走出了湘竹泪的办公室。

????背后,徐长宇的目光能吃人,当即取出电话打给了自己的保镖:“那个易军出去了,给我拦住好好教训教训!”

????湘竹泪脸色一寒:“这算是什么意思?徐公子,易军是我的朋友!”

????“朋友?给我戴绿帽子的朋友?”徐长宇冷笑。

????不得不说,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存在感太强。不管湘竹泪是否答应了他的追求,但他已经视湘竹泪为自己的禁脔。

????事实上也差不多,因为徐长宇盯上的女人,基上都能手到擒来。如今,被他胯下那根棍子征服的女人多了去,而那些女人非是想从他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说到底,那算不得什么征服,只是“交易”的另一种体现而已。

????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湘竹泪身上,但以往的往而不利让徐长宇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果然,湘竹泪冷冷说道:“你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请你离开这里,我还有事。”

????但是,徐长宇却没有打算离开。他这次是真的瞧上了湘竹泪,被湘竹泪的容貌气质深深折服。甚至,还曾涌出了为湘竹泪而从一而终的想法,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确定这种信念能坚持多久。不过,这已经是他难得动了真感情的一次。

????而这时候,门再度开了。徐长宇回头一看,竟然还是易军。

????易军走进来之后,先是对湘竹泪说了句:“忘了拿我的车钥匙了。”

????随后,易军又走到徐长宇面前,狞笑:“怎么,刚才我似乎听到一只疯狗乱叫唤,说是让人在门口儿堵着老子,还得好好教训教训?孙子,爷爷我没听错吧?”

????易军的身体几乎呈现出一种乒态势,令徐长宇有些紧张。但是,想到自己背后那个庞大家族,顿时又来了一股子强大的底气。虽然心中依旧有些担忧,但表面上还是装作镇定:“小子,你知道我徐家……”

????啪!一巴掌抽在了徐长宇的脸上,毫不留情,直接把这家伙给抽倒在地上。看到他要试着站起来,易军上去又补上了一脚:“王八蛋,刚才说你是靠爹吃饭的,你特妈跟受了刺激一样。怎么,稍微有点事儿,就马上又想起你爹了?徐家,什么狗屁玩意儿!”

????湘竹泪知道易军的脾气,所以来想拦着,但是没有拦住。看着地上痛苦哀嚎的徐长宇,湘竹泪脸色不佳:“易军,别跟他一个见识。”

????“他也配!”易军冷哼一声,“小子,赶紧告诉你的那些狗腿子,让他们继续堵着我,昂!”

????这一回,易军是真的走了。徐长宇艰难的爬了起来,再也做不出什么贵公子的气势。这次,他在湘竹泪的面前已经颜面尽失,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纠缠。冷哼着怒视一眼湘竹泪,转身而去。他这回学乖了点,没有在这里打电话。但是他相信,自己的保镖已经在门口儿严阵以待了,易军必然出不去。他的保镖不简单不止是身手不简单,重要的是身份不简单!

????两个男人都走了,湘竹泪知道易军这回闯了祸。徐家,不是简简单单的财富积累。给易军拨打了电话,说:“你太冲动了,徐家不是好惹的。连老师都仰仗着他们,你也不想想。”

????已经到了主楼门口儿的易军边走边笑:“管他呢,谁叫他先骂老子了,王八蛋,打残了再说。”

????这是他以前的理念,韩猛那货记得清楚,而易军这时候似乎也重拾起了。

????湘竹泪却问:“仅仅是因为他骂了你?”

????“嗯。”

????湘竹泪则非常直白的说:“可是,我觉得你是因为看到他缠着我,所以吃醋了。”

????“哪有的事儿啊!”

????“我的第六感一直很准确。”

????“唔……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好了……随便你怎么想……”

????听到易军这么吱吱呜呜,显然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但是,湘竹泪却笑了。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徐家那个死了的老头子是个中将,徐长宇他爹也是金陵警备区司令员。给徐长宇开车的,多半是军队里的好手,你注意着点。能不能打得过是一回事,关键招惹了他们会很麻烦。”想到这里,湘竹泪有点担忧的说。

????易军似乎不在意:“管他呢,我早就知道这个徐家的底细,青青告诉过我。”

????“知道他们的军方背景,你还这么没理智!”

????易军笑道:“吃醋的男人没理智嘛。”

????这货终于认账了,湘竹泪不知道是该继续担忧,还是该小小的幸福一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