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6章 可恨的一路相随-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406章 可恨的一路相随

青狐妖2017-2-15 23:36:12Ctrl+D 收藏本站

????易军安排了湘竹泪,让她别掺和进来。高速毕竟徐家算是湘竹泪的后台,免得以后不好做事。

????但是,湘竹泪还是紧急给徐家打了电话,说明了星河会所里发生的这件事。以前她并不和徐家接触,都是老师秘密跟徐家联系。但现在由于赵家需要她来主持岳东地下世界,所以徐家也必须浮出了水面,并且和她产生了直接的联系。

????也正是因为产生了联系,徐长宇才认识了湘竹泪,并且第一眼看到就惊为天人,发誓必须拿下推倒。

????负责和湘竹泪联系的,是徐家一个管事的。但是面对大公子被打这样的事情,这管事的也管不了这事儿。他知道大公子的脾气,向来是惹是生非的主儿,偏偏徐家主母很疼爱他。所以这管事的跟湘竹泪说先稳定着局面,他马上去向徐家的长辈汇报。

????……

????易军的车就停在主楼不远处,这是湘竹泪给的特权,就好像当初赵泰来掌管星河的时候,湘竹泪也能开车直冲到这里。

????但是,即便是徐长宇,也没有获得这样的一个特许。说到底,徐长宇只是家里的年轻一辈,并不能掌握家中的权力。而湘竹泪则是给徐家挣大钱的,身份不一样。就好像赵天恒的孩子要是见了赵泰来,也得喊一声叔伯虽然青青和赵泰来不认识。”“

????所以,当徐长宇走到楼下的时候,一下子注意到了不远处正在开车的易军。对于一个处处被捧在掌心中的公子哥而言,天然以为自己处处都要高人一头。如今看到易军拥有这样一个特权,心里顿时知道在湘竹泪的心中,自己的位置比易军差得远。妒火中烧,表情的扭曲扯动了脸上的肌肉,顿时又狠狠的疼了一下。

????可恨的是,易军竟然把车故意开过来,从车里露头笑道:“小子,练跑步呢?要不老子带你一程?哈哈哈哈!”

????易军当然不会带他一程,但也没把车开走。车速简直是龟速,和常人步行差不多。而且这车速和徐长宇步行的速度完全一致,徐长宇走了点,易军的车也了点;徐长宇走慢点,易军的也车慢下来;徐长宇恨恨然不走了,于是车也停在了原地,嗡嗡嗡的倒也不熄火儿。

????一边紧密陪伴着徐长宇,易军还一边把脑袋扭向车,似乎很欣赏徐长宇走路的姿势。那种审视的目光,让徐长宇浑身不自在。

????这是活气人啊!

????但是,徐长宇又不敢冲到车里面去打。刚才易军那一巴掌如闪电,他算是已经领教过了。跟这种人打架,纯粹是找虐。

????但要是把保镖拉进来吧,偏偏星河不允许车辆开进来,而且他那保镖还没有进入星河的通行证。来之前家里人就安排过徐长宇,说湘竹泪是给徐家和赵家照顾大生意的,不要给她的生意添乱。而且,一个世家公子哥儿要是在那种会所里惹出麻烦,传出去名声不好,也给家族的脸面抹黑。

????其实易军也看出来了,赵家和徐家都非常重视星河,重视湘竹泪,所以不允许徐长宇在里面胡闹。星河是大产业,赵家正要重树其“地下禁地”的威风,自然要带头维护星河的尊严。要是重开业前又发生了打斗事件,那么这个会所就别开了。

????徐长宇满腔悲愤,继续咬着牙往前走,等着出了门再说!

????而易军就笑呵呵的一路相伴,时不时还问一句“抽烟不”,能把徐长宇给羞趴下。

????终于,徐长宇看到了那块止步碑,也算是看到了希望。他这段短短几分钟的耻辱旅程就要结束了,易军的末日也来了!因为就在止步碑不远处的停车场上,四个精干的保镖已经严阵以待。虽然穿着普通的便服,但身后那辆黑色的轿车,却挂着一个鲜红刺目的军牌!

????徐长宇没把握让四个保镖打赢,但所谓,他甚至希望易军把四个保镖给打傻了。那样,易军就是打伤了现役军人,到时候会给易军带来数不尽的麻烦。

????“喂,那就是你的保镖?”车里,易军一边徐徐开车,一边吐了口烟气。

????徐长宇的信心拾起来一些,扭头冷笑:“怕了?”

????“你觉得呢?”易军笑了笑,悠悠抽了口烟。

????徐长宇觉得诡异,似乎这小子还真不怕,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胆量。要知道,一旦和军队的人发生了冲突,连解决纠纷都要进军事法庭,地方上的公检法根权管辖。而在军事法庭上,易军这种地下混子能有好处?

????徐长宇觉得,易军这货恐怕是知者畏,纯粹的二货傻大胆。

????但是,易军随后的出奇表现,顷刻间倾覆了徐长宇的这种判断。只听易军忽然笑道:“对了,老子还有件东西忘拿了,byebye!”

????我戳!徐长宇脸都绿了。眼看就要教训易军了,结果这货竟然回去了,你特妈刚才不是很勇猛吗!

????但是不管徐长宇的脸绿成什么模样,易军的车竟然真的调头了,反方向驶向了星河主楼。

????徐长宇望着易军那辆路虎的车屁股,咬牙切齿。扭头走出了星河的止步碑位置,当即跟那四个保镖安排一番。王八蛋,有种你别出来,老子就跟你耗上了!

????易军不管他,笑眯眯的又把车停在了主楼下,慢慢悠悠的走了回去。推开了湘竹泪的门,笑道:“妹儿,哥又回来了。”

????湘竹泪顿时明白了,哑然失笑:“你……不会是半路又怕了吧?汗,那刚才逞什么英雄……咦,不对,这不是你的风格。”

????“谁说不是咱的风格,谁规定了英雄不能孬种一回。”易军似乎不知耻地笑了笑,“哥忽然觉得,今天晚上留在这里也不错。你不是说晚上要是不走的话,就能爬到你的床上嘛。老子在里头风流,让那小子在外头风寒,似乎很不错的想法儿,嘿嘿。对了,你最好打电话告诉他,咱俩晚上就睡一张床。”

????“去死,烦着呢!”湘竹泪恨恨的说没事儿的时候你不来,这时候明明人家一点心情都没有,你倒热情高涨了。

????“嘿,对了,有摄像机吗?”易军又问。

????“什么意思?”湘竹泪一愣。

????“留个纪念呗。”

????“滚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