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3章 这种娘们儿就该打-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413章 这种娘们儿就该打

青狐妖2017-2-15 23:36:54Ctrl+D 收藏本站

????“宁肯让你滚出徐家!”

????这一个简单的表态,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虽然蒋雯感觉到了巨大的羞辱,但也同时意识到了,湘竹泪这个刚刚浮现在家族圈子核心内部的女人,其重要程度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一直以来,湘竹泪都以自己的老师为靠山。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其实老师和徐家的关系极其紧密,老师创建“竹影”之初,还是徐士昌亲手扶持的。包括华兴集团那七成的干股,每年的分红也都划拨在老师指定的账户上。而现在湘竹泪才知道,那些钱是徐家的。

????但论如何,湘竹泪直接掌管着华兴集团,同时暗中掌管着恐怖的杀手组织“竹影”。她实际上对于徐家的重要程度,并不弱于老师和卢伯。所以,就连徐士昌都对她非常重视。

????只不过,当湘竹泪知道自己并非在为老师而忙碌,却一直在为徐家打拼的时候,她心里头也很失落,并且提出要离开华兴集团。至于她自己在华兴集团里面的三成股份,只要象征性的拿到一些补偿就行。

????但是,徐士昌却费尽了力气,终于将她留了下来,同时又介绍给了赵天恒,让这个年纪轻轻的地下女枭一举掌控了苏北和岳东全境的地下世界。”“

????所以,湘竹泪不承认自己是徐家打工的,只承认是在和徐家、赵家合作。即便是如此倨傲的态度,徐士昌竟然也都答应了下来。由此也可以看出,徐士昌对湘竹泪的重视程度。

????这时候,整个客厅里沉闷的要死。徐士昌和蒋雯相互怒视,卢伯则适时说道:“夫人,湘竹泪确实是家族中重要的核心人物,对于家族产业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你个老东西,这里有你插嘴的地方?!”蒋雯口不择言,“刚才一定是你在这里灌坏水,说我们娘俩的坏话,一定是你这个老东西……”

????“滚!”徐士昌大怒。不管怎么说,卢伯都是徐家重要的核心成员之一,而且又是一大把年纪了,哪能当着面这样指责怒骂。

????而被蒋雯劈头盖脸臭骂一顿的卢伯,顿时脸面尽失。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被一个女人这么恶骂,偏偏又是他的女主子,你让他怎么办?哪怕再是个奴才命,但他也是个高级别的奴才,也有自己的尊严。于是老头儿干咳了一声,说:“徐公,那我先告退了。”

????说罢,卢伯向徐士昌点了点头,这就要转身离开了客厅。

????而徐士昌知道,这个老管家的心被彻底伤了。假如他现在再不帮着他挽回些脸面,恐怕这老头儿今后法面对他们一家子人。对于徐家而言,老管家的重要程度极高,几乎直接沟通着徐家所有不干净的生意。而且,卢伯掌握徐家太多太多的隐秘,这种人万万不能离开。

????于是,徐士昌轻轻拉住了卢伯,说:“卢兄请留步,你别跟这泼妇一般见识。”

????卢伯的脚步停住了,但蒋雯却瞪大了眼睛。刚才她已经够丢脸了,现在却又因为一个老奴才,被徐士昌骂作了泼妇,她的脸面已经被扫荡一空了。于是,她歇斯底里的怒道:“徐士昌,你竟敢说我是泼……”

????啪!啪!

????不等蒋雯撒泼,徐士昌又是两巴掌甩了过来。特别是最后一巴掌的力道很大,直接将蒋雯打出了客厅。这时候,蒋雯的脸都肿了,脑袋嗡嗡直响。而且恍惚之中,似乎发现徐士昌还有继续打她的冲动。

????这样的一个场景,算是彻底帮卢伯挽回了脸面。卢伯情绪很复杂,当即拉住了徐士昌的胳膊,同时还喊道:“徐公住手,住手……夫人,你还不走,走啊!”

????蒋雯怕再挨打,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哭天抢地的捂着脸跑开了。

????这时候,徐士昌却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其实在一般的时候,只要不是对着蒋雯那个黄脸婆,徐士昌的修养都保持得很好。半辈子,这两口子可真算是冤家,打打闹闹的没停过。

????打女人不是事,但是打这种女人,也不见得徐士昌没涵养、没事。事实上在卢伯这些人看来,蒋雯这种娘们儿也确实该打。

????“卢兄,这泼妇就是这种脾气,多少年了你也都知道。”徐士昌说,意思还是在安抚卢伯。

????而卢伯则诚惶诚恐的说:“徐公也太冲动了,夫人她毕竟只是个女人家,而且又牵扯到大公子的事情,自然有些情绪焦躁。”

????徐士昌看卢伯没事,这才点头叹道:“我这半辈子,多少事都坏在这女人的手里。贤内助,呵呵,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货。算了,你告诉长宇,让这混小子赶紧滚回来,而且以后不能再跟湘竹泪产生任何冲突!此外,你对湘竹泪说一声,就说长宇那是小孩子胡闹,代我向湘竹泪道个歉。”

????“好的。”卢伯随即拨通了电话,直接打给了湘竹泪,好声好气解释了一番。

????于是在湘竹泪那个办公室里,这个冷艳的杀手女头子这才笑了笑:“小孩子胡闹?哦,那就算了。不过既然徐长宇什么事都做不了主,也代表不了徐家,那么以后请他离我远点儿,太碍事了。”

????卢伯在电话上笑了笑,说“没问题”,这就跟徐长宇联系。

????放下电话,湘竹泪冷笑着看了看面前的徐长宇,说:“你太嫩。说真的,我很讨厌你这种半生不熟的男人勉强算你是个男人吧,毕竟是个站着的玩意儿。”

????徐长宇的脸铁青,咬牙切齿。他还不知道卢伯那老头子给湘竹泪说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徐长宇正要硬着头皮骂湘竹泪,结果电话响了,又是卢伯打来的。

????而当卢伯把徐士昌的意思带到之后,徐长宇顿时蔫了。难怪湘竹泪把自己说得这么不堪,原来家族都把自己说得一是处!

????羞惭得地自容,徐长宇已经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而这时候,湘竹泪又已经埋头做自己的事了,淡淡然的说了句“不送”。

????戳……徐长宇满脸通红的转身离开,临走前还狠狠的甩门,由此显示自己似乎不服气。但是,这只是没用的表现。而刚刚出了门,徐长宇就不由自主的拨通了老妈的电话。从小到大,只要是受到了委屈之后,徐长宇肯定首先找老妈去撒娇的。

????但是电话一通,那头儿就传来了蒋雯泼妇骂街般的哭声,就跟徐长宇他姥爷死的时候差不多。而且听那哭词儿,似乎老妈刚刚被老爸给打了,而且就是因为湘竹泪的原因。

????徐长宇浑身一颤,回头看了看湘竹泪的办公室,觉得这个地方似乎有点阴森森的吓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