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4章 血衣隐藏的信息-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474章 血衣隐藏的信息

青狐妖2017-2-15 23:46:26Ctrl+D 收藏本站

????“少扯那些没用的,这是赵家的事,跟你一个姓徐的有什么关系!”青青反唇相讥。

????徐绮则怒道:“小野种,你是怎么跟我说话的!”

????“你再敢骂一句,老子打烂你的嘴!”青青大恼,最忌讳别人喊她什么“野种”。

????眼看徐绮还要继续让吵闹升级,赵天远在一旁打住了。他知道,青青和徐绮以前势同水火,以后是再也法调和。上次在星河会所刺杀青青的事情,当夜就告诉了赵天恒。而赵天恒知道这件事之后,当然也对赵天远说了,要求赵天远在家多加注意,防备着徐家。

????这是意图杀人夺命的仇,青青和徐家的仇恨法调和。而作为徐家在赵家的代表,徐绮自然也是青青最仇恨的对象之一。这一点,赵天远非常清楚。

????看到赵天远也发话打断了,徐绮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青青。如今,她男人不在家,赵天永和赵天远就是赵家最大的主心骨。徐绮想要在家产继承上面获得最大的收益,就要最大限度的拉拢赵天远和即将到来的赵天永。”“

????这时候,青青才介绍说:“三叔,这位就是易军,我在江宁的大哥。要不是他,老子早就被人给害死了。”

????说到“被人害死”这几个字的时候,青青还有意意的瞥了一眼继母徐绮。

????徐绮一听易军这两个字可不就是当初欺负他娘家侄儿徐长宇的那家伙吗?想血气上涌的再闹一顿,但是听到青青说“被人害死”这件事,顿时又有点心虚,出奇的忍住火气而没有言语。其实上次她哥哥徐士昌要暗害青青兄妹的事情,徐绮已经知情了。

????易军当即点了点头说:“三叔您好。”

????毕竟是跟着青青在一起,他也随着青青称呼赵家的长辈。

????“你好,多谢你以前多次帮着赵家。”赵天远说,“上次请你到我那里去谈谈心,手底下的人不知深浅得罪了你,事后被我骂了一顿,你别见怪。”

????上次打了徐长宇之后,赵天远还派了自己的兵去“请”易军,结果使得两人虽未谋面,但之间已经产生了一些小小的芥蒂。但是赵天远现在主动这么说,易军也没说什么,只是淡然地说了句“没什么”。

????这时候,青青才问:“我爸那件血衣呢?能找到他现在的所在地吗?”

????赵天远让人去拿那件血衣,但同时摇了摇头:“我要是知道你爸现在在哪里,还不带兵直接杀了过去,哪会像现在这样毫头绪的傻坐着。”

????这倒是实情。虽然赵天远和赵天永以前对青青兄妹不太友善,但是他们三兄弟却一直团结的很。要是知道赵天恒在谁的手里,恐怕赵天远会不顾纪律而带兵拔枪。

????赵天远还稍作解释了一下:“早晨发现这件衣服在门口儿,但没人知道是谁丢的。我也派人四下寻找了,没有线索。”

????别人既然敢在你大门口丢这东西,显然是算好了不会被你们查找到的,这一点并不意外。

????不一会儿,一个仆人拖着一块木板走了过来,小心翼翼。木板上面,是一件破破烂烂占满血迹的衬衣。可能是怕把这件衬衣给弄乱了,这才用一个木板给托着。

????易军和青青仔细观察着,第一感觉就是触目惊心。两人甚至已经能想象的出,赵天恒究竟受了多大的罪。

????但是,青青也只能看到这一步,哪怕赵天远和徐绮也是如此。而易军不同,他看到那些鞭痕的时候,瞳孔稍微收缩了一下,不过这个小细节并未被赵天远发现。

????易军仔细看了一会儿,说:“一个月前赵伯(赵天恒离开省城的时候,似乎穿的就是这件衬衣。听青青说,一个月前他走了之后,就没再回赵家?那么,赵伯走的时候,带了几身换洗的衣服?”

????问这个干什么?徐绮等人觉得易军简直不可理喻。

????但是,赵天远的眼睛却忽然一亮,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他马上问徐绮:“对,这是个关键。嫂子,大哥离开的时候,有没有带换洗衣服?”

????当然赵天远也这么问的时候,徐绮就知道可能有问题了,只不过以她的脑筋是想不出所以然的。但她却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天恒走的时候,我正要去参加一个宴会,在里面补妆呢。”

????赵天远暗叹:家里的大事你办不了,自家男人的衣食住行你也不管,活着就是个白吃白喝啊你!

????随后,赵天远还是问了问负责赵天恒饮食起居的一个女仆。那个年轻女仆想了想,说:“当初大爷(赵天恒和陈伯走的急,而且好像说用不了两天就能回来,所以没带什么换洗的衣服。”

????顿时,赵天远眼中闪烁出一股忧虑,叹道:“假如时间长的话,他至少会在外头买件衬衣。大哥的习惯我知道,在家倒是简朴,但是在外面为了图一个便捷方便,换下的衣服一般不会洗了再打包,都是买了之后就把穿过的扔掉。”

????易军看了看赵天远,心道这家伙能混到这个位次果然不简单,也未必全依仗老辈子的福荫。短短一刹那,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易军想了想说:“这也就意味着,赵伯极有可能离开这里之后没两天,就已经落入对方手中了。而一旦落入对方手中,也就没有了换衣服的可能。算一算的话,竟然已经被人抓住了一个月?!”

????众人这才明白,易军为什么要问衣服的事情。因为大体猜测到赵天恒被抓的时间,这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环节。由此,哪怕徐绮也不得不承认,易军这家伙果然心细如发。但越是如此,徐绮就越觉得易军是个大钉子。有他帮着青青,徐绮觉得很不安。

????“难怪大哥一直没跟我联系过,我还以为他做事机密不能对外联络呢!”赵天远霍然起身,烦闷的抽了根烟来回踱步:“一个月,一个月!这么长的时间,足以把他送到任何地方!天大地大,这到哪里去找才是!全头绪,全头绪!”

????并非全头绪。易军盯着那件血衣,看出这血衣上留下的信息其实还有一些。但是,他不能在这里明说。徐绮是徐家人,而徐家一直心怀鬼胎。万一就是徐家搞鬼下黑手呢?不得不防。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