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3章 徐家倾覆-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503章 徐家倾覆

青狐妖2017-2-15 23:49:25Ctrl+D 收藏本站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徐士昌就是典型的自作孽。

????放着好好的红二代不做,放着光明的前途不要,非要搞一些不靠谱的生意。当然,这或许是受到亲家赵家的影响。但是,你具备赵家的条件吗?

????赵家,军政两界的人物很牛,但却不沾染任何的地下事务,而是完全交给家中大哥来主持,而且放给绝对靠得住的代理人。就像是现在,赵泰来栽了,但从不吐露出赵家的事情;随后赵天恒又栽了,但也没用牵累赵天永和赵天远。两层防护,简直就是绝缘层。

????徐士昌倒好,把这些脏东西全都一个人扛起来。一旦出了这种事情,自然要倒大霉。

????赵家专门做这个的赵天恒,远比他精明的多,而且一直都是赵泰来、赵普胜帮着直接打理,而自己身居幕后。即便如此,赵天恒这次依旧是栽了。何况,徐士昌这个事必躬亲、满手沾了黑的?

????徐士昌的那些罪过,足够吃一斤重的枪子儿了。所以,他身上那层大校军服肯定要扒掉了。”“

????由此,整个徐家也必然受到牵累。家族企业顷刻间倒下,卢伯等核心人员纷纷落。虽然卢伯手缚鸡之力,但他亲自指挥的事情可不少。

????覆巢之下没有完卵,蒋雯和徐长宇等人自然也不能好过了。蒋雯倒是回娘家了,以泪洗面;而徐长宇依旧被关押着,原因在于他挥霍的东西太多了,做出的小脏事也不少。别的不说,单是那个指使别人诬陷赵天远将军的案子,就够他喝一壶的。此外还有违规使用军车,带着现役军人欺男霸女等等,总之都是问题。

????至于徐绮似乎加倒霉。脱离了赵家,就损失了六个亿;这倒好,刚刚回到娘家,结果娘家顷刻间垮塌了!一时之间,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带着儿子赵子佩,徐绮几乎有种上天路、入地门的感觉。

????这时候,还是赵天永显示出了一点大度,主动让赵氏集团给她们娘俩汇过去一些钱。别的不说,赵子佩毕竟是他亲侄子,是他大哥的种。

????……

????但是还有一个副作用,是不可避免要受到波及的湘竹泪的华兴集团!

????自从成立以来,华兴集团名义上是湘竹泪的,但实际上的七成股份却属于徐家。虽然在官方备案之中没有徐士昌的名字,但是在查没徐家的财物的时候,还是从往来账上得到了线索每年的年末,都有一笔钱来自华兴集团,而且是汇入徐家一个冷僻不常用的账户上!

????这个账户,当时墨竹声称是她自己的。而实际上,是徐家的。

????这些钱,是华兴集团的分红。不过还好,既然是分红的,就不会太多,毕竟每年的利润之中,大部分还是用来扩大再生产的。而且,华兴集团的主营业务是建筑业,占用资金非常厉害。因此,每年汇入徐家那个指定账户的钱,也就是一两个亿不等。这些年来,一共汇过去六七个亿。这些是红利,徐家的金却没有显示出来。

????也正是因为没有显示,才让湘竹泪逃过了一劫。因为在警方调查华兴集团,询问为何每年都给徐家汇钱的时候,湘竹泪没有说徐家是大股东,而只是说送礼!

????没错,就是每年给徐家送礼,为的保证在苏省的经营不受威胁。

????按照法律规定,即便是单位集体行贿,同样是要追究法律责任的。但是,湘竹泪却没有说自己“行贿”,而只是“送礼”。用另一个说法,就是“交保护费”!

????湘竹泪不知道徐士昌是她父亲,所以这时候说话也不积口德,直接对负责调查的军官说:“我送给徐家这些钱,并没有请他们帮着办什么事,因为他们也没有控制建筑业招投标什么的。”

????那些军官当即愣了:“不求他办事,还年年送这么多钱?”

????湘竹泪:“为了求个平安呗。徐家势力大,在地下世界也很有权势,我们一个民营企业要是不孝敬,根办不下去呀。”

????也就是说,华兴集团不是送礼了,简直就是被勒索的受害者。

????如此一来,性质马上就变了,华兴集团不具备行贿罪的条件,而仅仅是被地下恶势力给勒索了。

????当然,一面之词不会被采信。这种事,军方还会从另一方面进行调查调查徐家。而最具权威的消息来源,疑还是调查徐士昌人。

????可是,让湘竹泪感到奇怪、甚至有点震惊的是,印象中飞扬跋扈的徐士昌,竟然没有反驳!

????这,简直就是在帮着湘竹泪摆脱嫌疑了!

????而且,徐士昌等于给自己头上又加盖了一个勒索罪!

????这一点,是湘竹泪论如何都想不通的。

????但是,事情却很容易解释。湘竹泪不知道自己和徐士昌是父女关系,但是徐士昌却知道。当警方审讯徐士昌,说他是不是勒索湘竹泪的华兴集团的时候,徐士昌当即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因。于是,这家伙闭目咬牙,点头承认了是我主动勒索她的,不然就不让她在苏省发展下去!

????徐士昌知道,湘竹泪可能出于自保,才声称华兴集团被徐家勒索。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还能怎样呢?徐士昌清楚,自己肯定免不了一死。既然横竖都是死,何不保全一下自己那个并不熟悉的女儿?不管湘竹泪怎么说,好歹是他的亲生骨肉。自己非在临死之前加一条罪名,却换来了女儿的安然恙,而且让女儿拥有了整个华兴的全部股份。

????这一点,恐怕是徐士昌临死前做出的唯一一件好事至少对易军他们来说是件大好事。

????这下子,双方的供词都对上了,没有疑问。军方也不再盘问湘竹泪,华兴集团倒是保住了。而且,徐家那不记名的七成干股如今没了主人,反倒一下子便宜了湘竹泪。

????徐家倾覆了,湘竹泪一下子却白赚了二三十亿。而且,以后也不用年年往外扔那一两个亿的分红了。

????但是经历了这件事,湘竹泪内心也有不小的震动。甚至,有点小小的后怕。因为华兴和“竹影”,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一旦查处了华兴,“竹影”也会被查出来。那样的话,祸端就大了去了。杀手组织,那是杀头的罪!

????受到了这次的感触冲击,湘竹泪再度想起了易军两年前的那个忠告,深深的思索……

????(上次写到徐士昌和竹子的关系的时候,发现有读者在书评区抱怨扯远了。这不,咱们并没有延伸扯开了啰嗦这层关系干净利索的结束。当时设定两人这个关系,是为了让竹子得到华兴,并且不被这场风暴所波及。要不然徐士昌倒台并供出竹子是杀手头目的话,咱们的竹子就完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