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3章 艺术鞭痕-护花狂龙 bet36备用网站_bet36网站靠谱吗_bet36体育投注网站

护花狂龙

第523章 艺术鞭痕

青狐妖2017-2-15 23:51:15Ctrl+D 收藏本站

????孔夫人的劝慰,已经让孔兆凌初步做出了让步的心思。不能争破了头,就看谈判时候双方的条件如何。

????但是,他依旧没有主动联系赵天远。在这个僵持阶段,谁先联系对方,就证明是谁先示弱了。而赵家方面,也知道孔兆凌在拉硬弓。

????所以,赵天远再度跟易军联系,询问易军下一步该怎么办。别看赵天远在电话上装的强势,但实际上早就想认输了。大哥还在“泄压舱”里受罪,他心焦。

????但是,易军却不让他提前示弱,这是既定的方针。只要孔兆凌不提出求和,赵家咬紧牙关也不开口!否则的话,难以让孔兆凌下定决心去做“泄压舱”的工作。

????“易军,到底行不行?!”赵天远也心中没谱儿,“孔兆凌直接挂了电话,比咱们还强硬的多。你说,孔宪屏究竟是不是他的子侄,该不会真的只是一个干儿子吧。假如是个干儿子,那么他还真有可能将孔宪屏舍弃。”

????“不会。”易军笑了笑,“我早就让竹子派人盯在孔兆凌那边了。虽然不能靠近,但也看出了些端倪。””“

????赵天远当即一愣:“什么端倪?”

????易军笑道:“今天是大年初一,各路权贵要人去给孔兆凌拜年,结果孔兆凌闭门不出,全都是他老婆代为接待的。假如不是身心交瘁到了一定程度,您认为这种情况合理?所以,孔宪屏在孔兆凌心中的地位,反倒有可能比我们猜测的加重要。”

????赵天远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易军做事还真不含糊,竟然提前让竹影的杀手做好了监视,并且通过这点细节判断出了孔兆凌和孔宪屏的真实关系。但赵天远不知道,易军的提前行动远比这个多。

????赵天远随即问:“那么,咱们就这样一直等下去?”

????易军摇头:“当然不能干坐着。我已经派人去和陈伯接头儿去了,到时候会有些小手段。争取在明天一早的时候,让孔兆凌主动跟您联系。”

????赵天远已经被易军搞迷糊了,觉得这小子可真不赖,啥事儿都做得滴水不漏。连孔兆凌要拉硬弓都提前猜到了不说,而且有了让孔兆凌把硬弓给拉崩的手段。

????结识了易军这样的朋友,赵家之福,大福。

????……

????至于易军派去和陈湖图接头的人,是萧战雄。

????萧战雄开着车,风驰电掣赶赴了陈湖图隐藏的那个山区小院落。一路上只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因为那座小山就在江宁南面的广泽市郊。这里也是岳东的地盘,当初是赵泰来他们的小产业。而且,同样和岳西接壤。

????到了那小院里之后,萧战雄就笑眯眯的从车上拿下了一个小提包儿。而听到了车辆停下的声音,陈湖图也已经从屋里面走了出来。

????刚才陈湖图已经把孔宪屏再度打晕了过去,而且脸上蒙上了黑布,让他什么也看不见。而且,将孔宪屏的外衣脱下,只剩下了一身保暖衬衣。

????萧战雄和陈湖图打了个招呼,就笑眯眯的走进了光线昏暗的小屋。打开手提包,取出了一根鞭子,以及一些其他的东西。在陈湖图的注视之下,萧战雄的鞭子挥舞了起来!

????嗖啪!

????小鞭子在空中划了个圆,卷起了小小的呼啸声,而后狠狠的落下,精准的落在了孔宪屏身上神经最敏感的地方。

????“啪”的一鞭,简直比平常的十鞭都疼。以至于已经昏过去的孔宪屏,竟然再度疼得醒了过来。哪怕他大师级的水准,依旧疼得直咬牙。今天算是落在贼窝里了,这个年过得可真不怎么样。

????随后,萧战雄的鞭子几乎挥舞出了艺术的味道。哪怕陈湖图的武功境界比他高得多,但是在用刑这方面,却还是自叹不如。萧战雄的刑法,既好看又实用。有时候抽打在孔宪屏的身上,竟然都疼在了陈湖图的心里。作为一个高水平的练家子,陈湖图知道每一鞭的落下之处,受到了类似的打击,该有多疼!

????而且在抽打的过程中,萧战雄和陈湖图都一言不发。小屋里的气氛沉闷的吓人,萧战雄简直成了一台挥舞鞭子的冰冷机器。而这样一来,即便眼睛被蒙了黑布的孔宪屏醒着,也绝不知道是谁打了他。事实证明这一招很不错,孔宪屏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这些鞭子,是萧战雄打出来的,吃了一辈子的哑巴亏。

????足足抽打了十八鞭,孔宪屏就再度昏迷了过去,萧战雄也没有继续抽打。他来的目的不是单纯的打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环节。

????而此时,孔宪屏浑身上下鞭痕累累。衬衣被抽打出了一道道的血痕,每一条血痕都触目惊心。而假如赵家核心人员看到,恐怕会异常震撼的惊呼这简直和家主赵天恒那件血衣一模一样了!

????论是抽打的手法,还是力道的大小、血痕的浸润程度,都近乎一致。而要是被眼力极高的刑罚高手看到,甚至能够判断出萧战雄的手法,似乎比“泄压舱”加专业!

????优哉游哉地收起了蘸了盐水的鞭子,萧战雄将孔宪屏那件血痕累累的衬衣脱下,用一个塑料袋包裹了起来,转身就走出了小屋。一直走了足够远,确定孔宪屏即便装昏迷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他这才取出一瓶伤药,交给了陈湖图:“陈伯,这些药最适合刚才的鞭伤。当然,您要是不乐意给他用,那就算了,一个月后也会自然愈合的。”

????真狠。

????陈湖图笑了笑,还是把这瓶药取了回来。他虽然没有小仁慈,但也知道孔宪屏是手中的重要砝码,死不得。这里没有什么医疗条件,万一死了就不妙了。“小兄弟,你这一手真不错,你和易军都会这些吧?”

????萧战雄笑了笑:“我哥教的。”

????说完,萧战雄开着汽车呼啸而去。原处,陈湖图笑着抛了抛掌心的小药瓶,自言自语的感叹了句:“这群混小子……年轻真好……”

????回到小屋里,孔宪屏果然是在装晕虽然差点就真的晕了。他的体力毕竟远超常人,还能被抽打成这副模样,已经极为罕见了。此时的他再一点修养和含蓄,气喘吁吁的大骂:“王……王八蛋,刚才是……是谁……”

????他之所以强忍着装晕,就是为了确认是谁打了自己。一旦自己能走出这个地方,将来也好报复反击。但是,当他听到汽车声渐渐离去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一点线索痕迹都没留下。

????“究竟是……谁……啊!”

????陈湖图拿着伤药在他伤口上简单涂抹了一些,顿时让孔宪屏痛不欲生。而陈老头儿则笑道:“是个高手。”

????在用刑方面,陈湖图都只能奈的承认,萧战雄是个比他高明的多的高手。

评论列表: